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6.01.16

評勞動黨網站《資本論》網路版之筆記(三)
──亞里士多德有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台灣《資本論》研究會 林宜青

 

【編按】在勞動黨──桃竹苗服務中心網站所刊載之《資本論》網路版(網頁網址:http://lscnet.tw/~labor_apol-mp/capital/capindex.htm
,除了刊載《資本論》文本外,亦刊載未署名之批閱者,對《資本論》文本說明之筆記。該筆記是以藍色字體標注,插入《資本論》文本的段落中,因此,當讀者閱覽或下載《資本論》網路版時,勢必會閱覽或下載到該筆記。一方面,該批閱者筆記對《資本論》之說明,有諸多謬誤,恐有誤導讀者去認識《資本論》,因此有必要加以評論。另一方面,該批閱者亦在其序言中載明,「歡迎讀者批駁」,因此本著真理愈辯愈明的求知態度,台灣《資本論》研究會成員不揣自陋,為文批駁之。

 

商品的價值是隱藏在物背後的社會關係,勞動者的勞動之所以可以成為彼此等同的人類勞動,是要在一定的社會關係下才有可能,在奴隸社會、封建社會等人身隸屬的社會關係下,勞動者的勞動是不能化成彼此等同的人類勞動,同時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亦不是佔社會生產的統治地位。因此,奴隸社會、封建社會雖然有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但是,作為商品價值實體之人類抽象勞動只是在萌芽、生成、發展中,價值規律仍不是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的主要規律,20碼麻布=1件上衣的商品交換,並不是以人類抽象勞動為價值實體的交換價值來決定的。

唯有在廢除了人身隸屬的社會制度,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佔社會生產的統治地位的社會關係下,人類勞動才可以彼此等同,才可以成為價值實體,價值規律才發展成熟,成為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的統治規律,這個社會關係就是資本主義社會。這也是為什麼《資本論》第一卷開宗明義的第一段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占統治地位的社會的財富,表現為"龐大的商品堆積",單個的商品表現為這種財富的元素形式。因此,我們的研究就從分析商品開始。」(註6)很清楚,《資本論》所研究的對象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係,是從資本主義社會的商品開始分析。在20碼麻布=1件上衣的交換關係中,可以推論出價值實體、商品二重性、勞動二重性,這是要以資本主義的社會關係為前提。

因此,馬克思評論"偉大的研究家"、"閃耀出他的天才的光輝"的亞里士多德對價值形式的研究,亞里士多德從"5張床=1間屋"的「商品的價值表現中發現了等同關係,正是在這堸{耀出他的天才的光輝。只是他所處的社會的歷史限制,使他不能發現這種等同關係"實際上"是什麼。」(註7)。這是由於亞里士多德身處人身隸屬的希臘奴隸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勞動是不等同的,因此,人類勞動不能成為共同的價值實體,雖然亞里士多德從5張床=1間屋的價值形式中,天才的發現了等同關係,亞里士多德說:「沒有等同性,就不能交換,?有可通約性,就不能等同」(註8),但是,亞里士多德無法超越社會的歷史限制,缺乏價值概念,不了解價值是一種社會關係,需從社會關係著手,抽象掉床與屋的物質性,進而分析出價值實體,因此,他只能從物質方面去找床與屋共同的東西,然而,床與屋在物質上就是不等同,所以亞里士多德找不到床與屋的等同性,他的結論是:「實際上,這樣不同種的物是不能通約的」(註9)。

對於馬克思的評論,批閱者有如下的筆記:
「如果亞里斯多德能夠在對這種等同作出"應付實際需要的手段"的定性之後,考察它的定量方面,即為什麼5張床=1間屋,而不是5張床=2間屋,那麼他就有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我們可能不知道馬克思所推崇的"偉大的研究家"、"閃耀出他的天才的光輝"亞里士多德除了考察"5張床=1間屋"外,是否有做更多的定量方面的考察,如"5張床=2間屋"、"5張床=3間屋",或是為什麼不是"5張床=2間屋"等等。

但是,我們知道亞里士多德考察"5張床=1間屋",就如同馬克思考察"20碼麻布=1件上衣"一樣,這是一個價值關係的例子,考察"20碼麻布=1件上衣與考察"20碼麻布=2件上衣"具有一樣的意義,其分析與推論的結果都是一樣。因此,即使馬克思除了考察"20碼麻布=1件上衣"外,又考察了"20碼麻布=2件上衣",所得的結果仍是一樣,並不會往前進一步。

事實上,馬克思在分析價值形式時,都是先抽象掉了量的方面來做考察,也就是在考察"麻布=上衣"這個價值等式。「要發現一個商品的簡單價值表現怎樣隱藏在兩個商品的價值關係中,首先必須完全撇開這個價值關係的量的方面來考察這個關係。」(註10)馬克思甚至更進一步批評那些執著於量的觀點:「人們通常的做法正好相反,他們在價值關係中只看到兩種商品的一定量彼此相等的比例。他們忽略了,不同物的量只有化為同一單位後,才能在量上互相比較。」(註11)因此,考察價值關係是要從"麻布=上衣"入手,是要先抽象掉了量的方面來做考察,而不是在考察"5張床=1間屋"、"5張床=2間屋"、 或是為什麼不是"5張床=2間屋"等等。

同樣的,亞里士多德在考察 "5張床=1間屋"時,是要先抽象掉了量的方面來做考察,也就是先考察"床=屋"這個價值等式,從這個價值等式去分析等同的關係。由於亞里士多德受希臘奴隸社會的歷史限制,只能從物質方面去找床與屋共同的東西,也就找不出"床=屋"這個價值等式的等同關係"實際上"是什麼。因此,即使亞里士多德除了考察"5張床=1間屋"外,又考察了"5張床=2間屋",所得的結果仍是一樣,並不會分析出價值概念與價值實體,不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因此,批閱者的筆記,認為如果亞里士多德考察價值關係定量方面,那麼他就有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這實在是一種謬論。顯然批閱者是不了解馬克思偉大的突破:價值是隱藏在物背後的社會關係,以及馬克思的抽象法。


註釋:
6. 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譯,1975年),頁47。
7. 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譯,1975年),頁75。
8. 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譯,1975年),頁74。
9. 同上。
10. 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譯,1975年),頁63。
11. 同上。

相關文章

評勞動黨網站《資本論》網路版之筆記(四)──社會主義不能脫離商品經濟?林宜青 2006.01.25new!!

評勞動黨網站《資本論》網路版之筆記(二) 林宜青 2006.01.11new!!

評勞動黨網站《資本論》網路版之筆記(一)數學的迷思 林宜青 2006.01.03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