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6.06.01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四)
中國經濟理論的若干問題

何青


※編按:

  雖然中共官方宣稱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共是實行馬克思主義的政黨,以及台灣某些團體、人士與中共當權派唱和,聲稱中國是社會主義祖國,企圖欺騙台灣的工人階級,不過,事實勝於雄辯,中國走資本主義的道路、資產階級復辟已是昭然若揭。而且,在中共當權派走資"改革開放"的路線下,台灣的資本財團無不錢進中國,如今,中共當權派與台灣資本財團已結合成互利共生的統治聯盟,共同剝削台灣與中國的工人階級。
  本網站特刊登何青在1983年發表的演說稿──《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作者何青在當時大多數人仍對中國走向的性質不是很清楚,甚至受到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愚弄,以為中國是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際,即根據理論與客觀的資料研究,在演說中指出:中國已經在走資本主義的道路。
  讀者可以從何青的演說稿中,體認到理論的徹底就會產生力量,就會有透視力,雖然是二十多年前所發表的演說,至今依然是有力地駁斥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謊言,是認識中國的上乘好文章。
  此文原載《台灣思潮》(美國)第八期,1984年4月


  對於蘇聯真正社會主建設有經驗的還是史大林。史大林寫了很多書,其中《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一直被認為是最有代表性的。毛澤東對其中很多觀點不贊成。看了這本書以後,毛澤東曾經寫了一些批評,這些批評有兩部份,一部份是讀《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筆記,另一部分是讀《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筆記。在一九六七年和一九六八年的《毛澤東思想萬歲》集子堶掖ㄕ部C他對史大林的說法作了很多跟中國之間的不同的經驗的比較,對史大林看法加以批評,有些批評是很不客氣的,比如他說史大林實在不懂得辯證法,有時候批評史大林沒有政治掛帥。希望大家對這些東西看看,看出兩個人不同的觀點,尤其要看出毛澤東到底有什麼樣的想法。

 至於史大林對社會主義的建設是有很多的經驗,他提出有計劃按比例生產,他認為這是社會主義時期的經濟規律。就是說,有一個統一的生產計劃,生產中的工農業,輕重工業,商品和非商品,部門和部門的產品都按一定的比例來從事計劃,整個計劃的目的是一樣。馬克思曾經講過,資本主義生產的目的是生產剩餘價值,為了要資本增殖;共產主義社會的生產的目的是為了要滿足全部社會人員的物質生活,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要,目的很不一樣,一個是為利潤,一個是為需要。如何達到這個目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比如,輕重工業比例的問題,史大林時期注重重工業,發展重工業,那麼當時人民的生活就會受影響。現在有人批評中國人民這三十年來生活不好,殊不知蘇聯人民的生活在第二次大戰之前都是很苦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發展重工業而疏忽了輕工業,輕重工業根本不成比例,而農業就更慘了。

 中國革命以後,也是走這個路,第一個五年計劃就是發展重工業,很成功,他們到現在還一直在吹捧的,重工業比例佔百分之三十幾。這第一個五年計劃大家一致認為成功,外國人也承認是很成功,不僅超過中國以前所有的生產力,而且在各方面都開始有剩餘。因而大家信心十足,有人就覺得應該再增加重工業的預算,所以重工業的比例佔了百分之四十七。相對於這個,就有政治運動出來。毛澤東搞經濟,常常用政治運動來配合。例如大躍進煉鋼,就是用政治運動來配合經濟計劃。這些經濟計劃是誰來制定呢?不是毛澤東一個人。事實上,很多證據證明毛澤東在私底下是反對把重工業的比例放得那麼重,例如在一九五六年他所寫的《十大關係》堙A他就表示過這樣的看法。現在中國的說法卻完全相反,這是顛倒歷史事實的說法。那時毛澤東反對把重工業比例提得那麼高,但很多人還是要提高。他為了配合黨中央的有計劃按比例,按重比例去發展,只好發動一些政治運動來配合。至於大躍進大煉鋼,並不是完全失敗的。在一定程度上,它把重工業的生產提高了,官方的資料也證明如此。但是重工業比例高的話,人民的消費基金就降低,人民的生活就苦了,因為國家收入的一大部份都拿去積累。

 這個比重只是一個經濟計劃堶悸漱@種技術上的調整,但常常反應到階級鬥爭上兩條路線的鬥爭。雖然是一個技術的問題,但不同的階級利益就有不同的主張。這些不同的主張一直是在進行的,從革命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在進行的。因為哪一個比例佔多大,就影響到很多人的利益關係。假如有人對農村集體的企業發展關心或為它的利益奮鬥的話,他在黨中央的決議上就希望把農業的比重抬高,為自己的的部門爭取。部門的利益是有,但不能當做階級劃分的量尺,因為它不是對立的生產關係。不僅是部門利益,還有男女關係,省籍不同,這些都有不同,但不能成為劃分階級的評準。不能說是有住樓上階級的和住樓下階級的,因為沒有對立的生產關係。史大林對社會主義的建設是有一些頁獻,對經濟計劃如何進行是有很多失敗的經驗,當然也有成功的經驗。中國的作法在這方面是有不同,毛澤東的作法是兩條腿走路,土洋並舉,大中小並舉,要顧到人民的生活等等,其中當然有很多問題產生,但也不能把錯誤統統都歸在毛澤東身上。我們應該下一些工夫對中國這三十多年來社會主義建設的經驗作研究作探討,這樣才不會被現在的很多說詞弄糊塗。

 我現在提出幾個問題作為大家的參考。第一個是兩個部類失調的問題,兩個部類就是生產資料的部類和生活資料的部類。第一部類的生產就是生產資料的生產,也就是生產機器的部門;第二部類的生產就是生活資料的生產,也就是生產工人和資本家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消費品。有人說還有第三部類的生產,就是指生產資本家要用的奢侈品。我們通常談到的是第一部類與第二部類的生產。中國對這兩部類的生產一直是採取兩條腿走路的。過去確實是有些積累的問題,生產之後,到底要積累多少。其實,經濟這個東西並不是那麼玄那麼神秘,只要下功夫,站穩了立場,還是可以懂的。積累的問題也是一樣,比如說,你白手起家,開個工廠,生產收成之後,是要多積累還是要多消費。兩個兄弟有不同的看法,哥哥說,我們要刻苦節儉,不要賺一點錢就大魚大肉的享受;弟弟說既然賺了錢就要有享受,吃好一點,穿好一點。所謂積累的問題也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問題。

 中國過去常常把每年百分之三十幾的生產用來積累,這樣才能達到每年百分之十幾的工業增長率。這是必然的,如果不積累的話,就沒有辦法增產,經濟的發展就不能大幅度增加,這是一個客觀的規律。但有人認為這樣不行,要調整,不要積累,從一九七九年以後,就改變了這個比例,積累率減少,因而GNP的增長率比文革期間下降百分之一或二,重工業的增長率不到百分之二。因為積累少的話,這些就沒有辦法上去。所以大家就吃,就消費,消費基金增加。積累有幾種,一種是國家計劃堛瑪n累,比如說在重工業的生產中有多少要拿回來再投進再生產。其實,積累的問題就是擴大再生產的問題。要點是在於要拿生產中的多少來積累而仍然讓人民的生活不要太清苦。另外一種積累就是勞動的積累,比如人民公社堳媬v大水渠,開梯田,填河等等都是勞動積累,本錢都放進的,但這些短期都看不到成效,只有長期才得到利益。比如,北京附近的砂石裕公社,本來那堻ㄛO石頭山,他們從外地搬土來填成梯田,如用商品價值規律來看,會覺得他們是傻瓜,花那麼多的勞動力上去,到底所得多少。但問題是這樣,中國的耕作面積一百多年來並沒有增加,只有減少,如果不想辦法開闢的話,那就越來越少。像砂石裕這樣的作法,短期來看是很不合算,但長期來看是對的。

 中國一直努力想要糧食自足,一定要有足夠的耕地,一定要把農業搞好。當然,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向外國買糧食,像台灣一樣。一個國家要使農業機械化現代化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回收的期間很長,十年或二十年。因而有些國家不願這樣做,就直接向外國買糧食。因為像美國農業的大規模生產大規模機械化,它產品的成本很低,別人很難跟它競爭。像中國,如說農業要以糧為綱;以農業為主,工業是為了配合農業的發展來生產。類似這樣的經濟政策,常常是目前利益與長遠利益的考慮的問題。很多作法如果考慮目前利益的話,實在是不合算的。在社會主義堛爾g濟核算和資本主義堛爾g濟核算是不一樣的。資本主義堛爾g濟核算很簡單,就是錢,就是美金,就是貨幣核算,以錢來計算,每一個人的價值都可用錢算出來,薪水多少,某一個工作值多少錢,ACCOUNTABILITY,每一個人每一個東西都要ACCOUNTABLE ,這整個就是它的核算系統。社會主義不是這樣。在社會主義的社會埵魚a的公社和富的公社,如果窮社的人快要餓死了,富社的人還得要支援他們。有些東西賣不出去了,國家還得要把它買下來。農村需要拖拉機,但買不起,工廠還是要製造,由國家設法用分期付款來賣給公社。在社會主義就是這樣的作法,從貨幣核算的觀點來看,是很不合算的。

 台灣的農業問題,其實是很優越的,品種改良作得很好,世界第一流的,水利灌溉設施好,從清末到日本時代到國民黨對水利建設都做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已將台灣農村的灌溉系統基本上完成了。運輸方面,公路很早就已相當發達。水力發電也很早,農村很多地方都有電,尤其現在更是如此。雖然這樣,台灣仍然沒有辦法解決農業問題。為什麼呢?因為機械化的問題,如不機械化的話,如何能跟美國這種資本主義的農業生產方式相比?產品沒有辦法跟它競爭,成本一定比它高。它一部機器運作只要兩個人,一大片土地一個下午就完事了。灌溉也都是自動化,收成也自動化,管理簡單,需要的人工少。所以每個國家都要走上機械化,中國也要走上機械化,很多所有制的改變,從互助組到合作社到人民公社,都是為了要機械化,這是一個主要的問題。如何去機械化呢?一定要土地一大片在一起,一小塊一小塊的土地,機器根本不能運作。例如日本就有這個問題,它的農業問題不能解決,因為它不能解決機械化的問題,所以日本的農業就要靠政府的支持和補助。另一方面,日本的技術發達,它可以製造小型的拖拉機適用於較小塊 的土地。但這種小型的拖拉機也很貴,台灣的農村沒有幾家買得起,貨幣核算的話很不合算,因而機械化的問題很難解決。國民黨推行土地重劃,乃至於共同經營等,其實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台灣的耕者有其田政策使土地仍然停留在一小塊一小塊的形態上,沒有辦法機械化。台灣農業是要社會主義化還是要資本主義化的矛盾也一直都存在著。國民黨以前要用三民主義去騙人,所以也搞了幾樣像是社會主義的東西,但後來就收不回來了。最近有些專家回去在國建會上建議土地可以買賣,所謂土地可以買賣,也就是要讓土地集中,這樣才能機械化。不然,另一個辦法就是國有化。其實是沒有什麼選擇的,只有兩條路,一條是社會主義,一條是資本主義,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機械化。中國本來是要用社會主義來解決機械化的問題,沒有人民公社,就不能建大水渠,就不能填河,就不能有大面積的耕作。有些情況下,一家有十個小塊的土地分散在不同的地方,這樣如何機械化?沒有走上人民公社的路,就不可能有大面積的耕作,就不能機械化。現在中國的當政者把這些都否定了,沒有了解到只是把自己陷入更深的問題。

 現在再來談積累的問題。中國現在的作法就是不積累,所謂把人民生活搞上去,大家多吃多消費。一九七七或一九七八年,工人加薪,知識份子加薪,農民也加薪。結果就是通貨膨脹,還有供不應求。因為購買力增加,連洋火都買不到。他們就怪說,這是四人幫文革搞的,這樣說是很難說服人的。還有一點,就是產品的品質很差,因為供不應求,工廠就粗製濫造儘快生產,也顧不到品質了。這些問題都存在的。我們應該好好去探究它們的原因。現在中國有一種說法,認為所以會有這些問題,是因為所有制太進步了,生產關係走在生產力的前面,說是人民公社實行得太早了,中國還是封建思想很重的,中國人太懶了。但是我們應該跟革命以前相比,以前中國人被稱為東亞病夫,又懶又病。但是現在不同了,是勤快多了,是變了,當然還是有懶的。所以有人就又提出來說,這是因為沒有物質刺激,歸之於人性的問題。在國有制的企業堙A一般人的積極性是有問題,因為加薪也是要很久才一次,而獎賞也不分明。反正多做多錯,一旦做錯了戴上帽子就一輩子摘不掉。所以懶的人就有福了。要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呢?是不是把國有制改變了?就像現在鄧派的作法,企業要自負盈虧,變成像資本主義的公司,誰不認真工作就踢掉。大家看一看,中國這三十多年來,國有制的企業的生產力增加了非常多,是很了不得的成就。國有制的生產力比集體所有制的生產力還要高,為什麼呢?因為國有制的企業的生產資料是比較好,而且比較大規模,有計劃。這些都是優點,如果沒有這些優點,生產力怎麼會變成那麼高?這是客觀的規律。當然主觀的問題是存在的,人的懶惰是存在的,這些問題是必要解決的。這些是上層建築的問題呢?還是經濟的問題呢?是要去改變生產關係所有制呢?還是要去改變人的想法?這些問題在文革期間就有不同的想法。鄧小平認為要改變經濟基礎生產關係;毛澤東認為應該改變人的想法要政治掛帥。就這麼一個問題就產生兩個不同的主張和鬥爭。

 現在還有一個流行的口號,就是價值規律的問題。其實價值規律就是商品規律和等價規律,要有利潤。按價值規律辦事這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大家做生意求利潤,按商品規律來辦事。三十多年來,中國大多數的產品已經不是像資本主義的商品生產那樣無政府狀態,是統購統銷,是國家壟斷的分配狀況,沒有自由競爭。生產的東西由國家買下來,然後由國家分配出去,已經不是資本主義意義的商品。因為商品的價值規律被限制住了,被那些有計劃的經濟計劃限制住了。在一定的程度上,當然還有商品交換,因為還有個體所有制,集體和集體之間的交換,這些是商品交換。但國有制和集體制之間很多已經不是商品交換了。由於兩個不同的生產方式的並存,是有這個問題存在。在這期間,要如何去兩邊兼顧而向前發展,這一直是經濟計劃與政治鬥爭堛漱@個問題。從這個角度去了解的話,也就不會覺得那麼神秘。

 商品價值規律跟社會主義的經濟規律是不一樣的,不能把它們混在一起。中國現在有一套理論,說資本主義有資本主義的商品規律,而社會主義也有社會主義的商品規律,造出社會主義的商品這種觀念出來。什麼叫做社會主義的商品?商品就是商品,就是資本主義的商品。所謂社會主義的商品,就是在社會主義的社會之中的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的東西,是一個不同的生產方式的東西。這樣去了解,才能懂得它的意思。其實就是資本主義的商品規律,這個規律在社會主義社會埵b某種程度上是還在運轉,但是絕不能按價值規律去辦事。因為一旦按價值規律辦事,就會變成無政府狀態,就會有剝削,很多資本主義的問題都會顯現出來。不能按照價值規律辦事,但要去了解價值規律,並且是要去限制價值規律。中國這三十多年來,價值規律是在消亡中,它的功能一直被限制住,僅在有限的範圍內操作,在大部份的範圍已經越來越不是商品。貨幣的情形也是一樣,人民幣已經不像美金或一般的貨幣,它已經不是貨幣符號。因為如果是貨幣符號,就要有金子或銀子等可以兌換的東西,有一個信用的制度,可以用貨幣去兌換。但人民幣並不是貨幣,它有貨幣的形式,但並不是真的貨幣。人民幣是不能換金子的,現在的情況當然不一樣,這是要分別清楚的。現在人民幣已經進入美金的輻射區堙C一九七七年以前的中國,農村和城市以及國有與集體的交換,很多都不是按價值規律辦的;支援的作法根本不是值規規律;到醫院去開刀住院,只要兩塊錢人民幣;房租一個月兩塊錢人民幣,這些都不按價值規律,成本根本不能那樣算的。所以人民幣在那個時候根本不是真正的貨幣,在某種程度上像是我們剛剛所談到的勞動券。

 對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問題,中國理論家們現在也有一套說法。他們說馬克思曾經講過,生產關係要適合於生產力,假如生產關係與生產力的發展有矛盾的話,就會發生變革,會發生革命,比較進步的生產力會衝破落後的生產關係。所以,他們說中國是因為生產關係太前進了,人民公社太前進了,國有制、全民所制都太前進了,人民的思想還很落後,生產關係太優越了,反而生產力不能發展。這並不是馬克思的說法。馬克思原來的說法是指人類歷史發展的階段,從原始公社、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的社會、到共產主義的社會,每一個社會由於所有制的形態和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的關係的矛盾關係,而產生不同的歷史階段。而這個背後有一個客觀的規律,就是生產關係要適合於生產力的這個規律。馬克思的說法是這樣的,而不是說在資本主義堶情A在這同一個生產方式之下,生產關係太進步了。並不是指一個生產方式堶悸漫宒隤滌暋D,而是指從一個生產方式到另外一個不同的生產方式堶接o展的一個客觀的規律,就是生產力和生產方式要配合的那個規律。在中國是輕重工業比例不恰當的問題,而不是生產關係與生產力不適合的問題。事實上,中國如果沒有人民公社,就沒有辦法達到今天的機械化的程度,就沒有辦法有一大片的耕地,就沒有辦法有那麼多的水渠,就沒有辦法做很多只有集體可以做到的事情,如植樹防水災等。這兩年中國水災頻繁,長江黃河都是災情嚴重,人命物力損失無數,他們也只好承認是這幾年來森林砍伐太多。這也是價值規律實行必然的結果,每個人為自己的利益去砍伐。有人說他們只是為自家燒飯需用的柴去砍,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下面我引一段話讓大家有一個了解:

 「我國在造林、育林、護林和木材生產等方面仍然存在許多矛盾和迫切需要 解決的重大問題。主要的是:1.重採輕造,造林保存率低。……一九七八年末, 據十五個主要林業省、區的不完全統計,國營採伐基地五百八十八萬多公頃,其中已人工更新和天然更新合計三百三十三萬公頃……;2.毀林濫墾,破壞自然生態平衡。近年來,由於糧食緊張,農林爭地,不斷發生大面積毀林開荒,使不少林區以森林為主體的生態系統遭到嚴重破壞,水土流失現象隨著森林減少而日益加重。如"隴東天然水庫"的子午嶺區,近些年來由於毀林開荒,林區面積縮小四分之一,河流洪水量增大一倍半,含沙量增大一倍。目前黃河中游(陝西境內)已變得"涇渭不分",長江流域的情況也日益嚴重。」(《在調整與改革中前進的中國農業》 孫德山編著•北京•農業出版社,1982年版,第17頁)

 事實上,長江大水已經是非常嚴重,今年已有兩三次大水災,下來的水是泥沙岩石滾在一起,動物一掉進去都攪碎了,這都是由於森林被砍伐的結果。既然是價值規律辦事的話,這些事情就一一都會發生,個人只為個人的利益著想,怎麼樣說它是歪風還是沒有用。真正的歪風是從上面來的,三信危機也是從上面來的,是當權者的問題。

 最後講一個特區的問題。中國現在有幾個大經濟學家,薛暮橋•許滌新,蔣學模,孫冶方。孫冶方是中國的FRIEDMAN,他的理論和FRIEDMAN一模一樣,只是用中文講出來就是。他在文革時受了批判,鄧小平上台後,把他捧得很。我現在要引的一段話是許滌新講的,他到美國來一趟,回去以後寫了一篇文章《積極、穩步地辦好經濟特區》,其中他說到:「我在美國走了十多個城市,參觀過不少百貨公司,總是找不到中國製造的服裝,更談不到中國的電製品。而南朝鮮的服裝,特別是它的人造革製成的上衣,既便宜又美觀。我們看了,內心實在很不好受。日本、南朝鮮和新加坡的電製品,充塞了美國市場,日本豐田小汽車已經把美國汽車製造業打得落花流水。在激烈競爭中,質量不好或過時的東西,就會無情地被淘汰。如果人家來料加工,那麼,加工的成品,交人家去推銷,問題似乎比較簡單一點。」(《經濟特區問題探索》,福建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編,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9頁)由這堨i以看出他們的心態,覺得中國的產品沒有能到美國來賣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心堳傶屭。更有甚者,不了解到那種來料加工把成品交人家去推銷的苦楚,台灣現在是欲擺脫而無以為之。然而許滌新在他的文章繼續談到要把?門變成像台灣那樣,也有旅遊業,將武夷山建成漂亮的觀光區,以吸引遊客等等。現在中國有六個經濟特區,其實就是台灣的加工區。事事上,他們的特區在條件上比台灣的加工區還差。因為在台灣的加工區還有一些稅金;在中國的一些特區堙A連稅金都免掉了。中國的說法是,這些特區跟整個中國比起來實在太小了,怎麼樣搞都沒有關係,不會影響大局的,大家為什麼那麼緊張,跟以前的租借地是不一樣的。很顯然,中國是有人在反對這種特區的作法,但反對的聲音很難發出來的,弄不好,就變成敵對份子。有人說中國現在言論自由多了,可以批評政府了。再仔細追問,就說可以批評市場上魚肉供應少了,蔬菜少了等等。超出這個範圍就有危險。所以,搞特區是有人反對的。

 中國的經濟如果不積累,基本建設就沒有辦法進行。很多大的重工業建設,它的回收很慢,要一、二十年。現在中國不願積累,又要大家生活提高,只有兩個辦法,一是吃老本,二是老本吃光了就去借。所以就向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金融機關去借,但是借了錢是要還的。試看現在第三世界許多國家因為借了外債無力償還,只好再借錢來還錢,這時如國際貨幣基金再借錢給你時,就要談條件干涉你國內的經濟政策,要你減少國家支出費用,要你將通貨膨脹率硬是拉下來,要你停止增加工人工資等等,否則就不借給你錢。中國的說法是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不會搞成那個樣子的。但是看波蘭,它也是"社會主義"國家,它到一九七五年經濟還是不錯的,生產力的提高還是百分之十九。從一九七O年以後,開始借錢建設,但很多建設的回收很慢。而且它的產品只能賣到東歐的國家,向國際金融機關借的是美金,它一定要用美金還,不能用盧布或人民幣或匈牙利幣去還。並不是它沒有生產,只是它生產的東西沒有辦法去換成美金來還。一旦沒有錢還的話,很多工廠的零件也不能進來,整個生產也就受了影響,人民的生活也受到影響,各種各樣的問題都接踵而至,所以有工人的團結工聯出現,這些都有其經濟的原因。中國的領導人很天真,以為美國的資本家都是慈善家,只要中國承認自己落後,他們就會一窩蜂的來幫他們的忙。中國需要卡車,所以要求美國汽車公司到中國建廠,建廠以後怎麼償還呢?很簡單,生產卡車以後,一部份賣給中國國內市場,一部份就賣回來給美國的市場,就用這一部份的錢來償還。試想美國的汽車公司為什麼要把美國國內的市場給你,這實在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總之,中國現在就是要搞特區,除了原則立場的問題之外,在實際運作方面都有很多問題。開始進行的一些工廠,管理有問題,產品質量差,工人技能程度也差,因為特區的工資比較高,開始的一批工人多是特權人士有關係的人才得進去,也不好好工作,以至成品銷路差,有好幾個廠都關了門。事實上,這些特區的工人也是華工的一種。現在在外國有十幾萬成批的華工在做苦工,例如在歐洲,有人帶領一批華工去做苦工,領頭的人只給這些華工比國內稍為高的工資,由國家出面跟對方的公司定合同。

 由以上這些現象可以看出這幾年來的變化,並不僅是政策上或比例上或這個或那個生產的主張的不同,而是它已經把中國社會主義的方向改變了,將中國的生產關係基本上改變了。所有制方面,由國有制慢慢變成企業自負盈虧、企業責任制,就像公司契約合同的作法,美國一些大公司也有向政府打契約包工的事情,也是留成向上繳,名詞不一樣,實質上是一樣的。集體所有制方面,人民公社如今已經被解體了,包產到戶,包幹到戶,土地慢慢又被分割了,勞動力多的農戶佔了便宜就開始富起來,據聞已經有好幾個萬元戶出現了,可預見到的是農村中的兩極分化又要開始加大。還有就是經濟責任制,不僅是生產責任制,各種各樣的責任制。那麼,我就要問一個問題,像寶山鋼鐵廠的情形,是幾百億的投資,但廠地的土質有問題,運鐵砂的港口設計有問題,將來開廠操作只能用澳洲鐵砂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誰來負責?假如不能談論到負責的話,就沒有所謂責任制。又如武漢鋼鐵廠的事情,建一個鋼鐵廠而沒有考慮其電力能源的來源,這個責任制誰來負責?不能負責的話,什麼責任制都是一句空話。所謂責任制,也不過是要降低所有制的遁詞,要變成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而已。工業中已經由國有制降到集體所有制,農村中由集體所有制降到個人所有制,都分田到戶了。中國現在的生產關係基本上已經改變了,在這種意義下,我們只能說中國已經變修了,已經回過頭來走資本主義的道路了。

 今天我就講到此為止。

※相關連結: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三)階級問題─對立的生產關係何青 2006.05.20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二)所有制的問題──所有、佔有、支配、使用何青 2006.05.09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一) 社會主義不是一個制度 何青 200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