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6.05.09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二)
所有制的問題──所有、佔有、支配、使用
何青


編按:
 雖然中共官方宣稱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共是實行馬克思主義的政黨,以及台灣某些團體、人士與中共當權派唱和,聲稱中國是社會主義祖國,企圖欺騙台灣的工人階級,不過,事實勝於雄辯,中國走資本主義的道路、資產階級復辟已是昭然若揭。而且,在中共當權派走資"改革開放"的路線下,台灣的資本財團無不錢進中國,如今,中共當權派與台灣資本財團已結合成互利共生的統治聯盟,共同剝削台灣與中國的工人階級。
 本網站特刊登何青在1983年發表的演說稿──《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作者何青在當時大多數人仍對中國走向的性質不是很清楚,甚至受到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愚弄,以為中國是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際,即根據理論與客觀的資料研究,在演說中指出:中國已經在走資本主義的道路。
讀者可以從何青的演說稿中,體認到理論的徹底就會產生力量,就會有透視力,雖然是二十多年前所發表於演說,至今依然是有力地駁斥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謊言,是認識中國的上乘好文章。
 此文原載《台灣思潮》(美國)第八期,1984年4月。《中國與世界》網站轉載演說稿第一部份內容,文章標題為《社會主義不是一個制度》,刊登在1998年1月號《中國與世界》雜誌。

 所謂社會主義是什麼?在資本主義堶情A它的所有制是怎麼樣?要解釋這些問題,還是要從生產的觀點來解釋。因為生產還是決定性。要了解一個社會,要了解一個時代,不從生產去看,很多事情看不清楚。離開生產,是看不清楚社會的問題。

 不管任何歷史階段,生產有這麼一般的性質:有勞動者,有他的勞動的對象,像土地,還有勞動的工具,如鋤頭等等。勞動的對象和勞動的工具,這些我們稱之為生產資料。勞動者對生產資料運作,產生一些產品,這個就是生產一般的情況。人要吃飯,不管是任何時代,只要是活著的人,具體的人,一定要吃飯,一定要生產,一定要跟別人發生關係。沒有一個抽象的人,沒有一個超時代的人。任何人直接或間接的都跟生產發生一定關係。我們從這些關係堶情A從這些所產生的社會關係來劃定不同的歷史經濟形態。

 在原始公社的時代,他們通常都是一種共有的關係,共有的形態。生產資料和產品基本上是屬於公社的,所有是屬於公社的,所生產的東西,在開始時生產力很低的情況下,都是屬於大家的,也是屬於公社的。後來慢慢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的程度以後,開始有一點剩餘,有些公社堛漲身可以出去開發土地,開始有私人佔有的現象出現。土地雖然是公社的,但因為是我開發的,所以我有權去支配,去計劃如何經營,去計劃如何生產,而且可以去使用它,開始有一些佔有的形態。

 到奴隸制時,又分化了。生產資料和勞動者之間的關係由本來都是在一起的所有的關係慢慢分化出來,社會分工也開始。在歷史上有幾次大分工,畜牧與農業的分工,農業和手工業的分工,後來有城市和鄉村的分離,商人階級出現,手工業與大型協作工業的分工,以及近來更精細的生產內部的分工。這些都產生了社會結構的變化。分工以後,慢慢生產多了,物資財富多了,有些人可以不必工作了。可以專門作一些非生產性的事情。在工作的過程慢慢知道有些工作應該分開比較有效,這叫做生產內部的分工。生產外的,就是社會的分工。有些人可以去計劃生產,有些人專門養孩子不必工作,有些人可以統籌統計,這樣就產生腦力與體力勞動的分化,產生雛形的階級分化。

 當然在原始公社時沒有產生真正的階級,不過開始有了這個對抗的雛形,這是因為開始有了生產剩餘,有了一些特殊情形的所有的變化。所有的關係在這個分工的結果之下產生一些變化。由於有些人專門只是勞動,有些人專門籌謀公社的事情,部落的事情,或者是大家族的事情,所以開始有家長酋長之類的出現。這種分工慢慢使那些過剩的東西歸於那些從事腦力勞動的人所有,開始產生私有的現象。就像馬克思所講的,分工產生私有制。私有制的結果會造成生產資料與生產者脫離的問題。就是說,有些人光擁有生產資料,有些人根本沒有生產資料。在人類社會發展的過程中,生產力越來越發展,可是一定要到達有些人可以不工作而可以活下去的那個程度,才開始產生階級分化,也才開始產生剝削。假如兩個人生產只夠兩個人吃的話,不管怎麼做,這兩個人之間不會產生剝削,因為每一個人都要工作。一定要到三個人工作可供四個人吃的時候才有剝削的可能,那第四個人可以不工作而去做別的事情,這個時候才開始腦力與體力勞動的分離,才有可能產生階級,才有可能產生剝削,所以是有這個量變到一定程度才產生質變的現象。同樣的,在整個過程堙A一定要到達有些人擁有生產資料而自己不必工作的時候,才可能產生階級的分化,才可能生剝削的問題,佔有剩餘勞動的問題,佔有剩餘價值的問題。

 社會關係發展到較高級的社會形態或國家形態產生以後,就會對這些給予明文的規定,將之立法,給予法律的規定,開始有法律的所有制。我們前面所講的都是經濟上的所有關聯,到一定程度以後才產生法律所有的問題。我們今天所講的都不是法律所有(財產權),因為法律所有基本上是由政治決定的,我們講的都是經濟所有的問題。

 經濟所有由於生產的發展,由於分工,由於生產力的發展,慢慢使所有的關係分出所有和佔有。不僅如此,在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分化以後,慢慢產生一些階級的分化,使生產資料的佔有的關係更複雜化。本來在原始公社末期,有人去開發新的土地,就可以佔有那塊土地,可以計劃和管理那邊的生產,如何管理和計劃生產這一部份,叫做支配。產品在那個時候也可以不必歸公社,開始有佔有和支配的問題,他還可以使用那一塊土地。所以所有的關係,由於分工以及生產的複雜化,產生一些職能的分離。

 一直到現在的社會,這種職能的分離是越來越明顯,明顯到讓你看不出所有的關係。比如說,像美國現在的公司,常常看不出所有的關係。當然,我們知道法律的所有是屬於股東(貨幣資本家),但經濟上的所有就很難看出來。經濟上的所有,就是說我有權處理我的財產,可以把它丟掉增減,可以買進賣出,可以換新的。但是我們發現法律上的所有者有時候並沒有這種經濟上的所有權。比如說,一個股票的所有者,並沒有權去處理公司的財產。公司的財產是由另外一批人代理在處理和控制(所謂經理人員)。這些各級的經理人員又產生很多的分化。如董事會對經濟的所有權,它有權處理的問題如舊機器是不是要丟掉,是否要買進新的機器或廠房等生產資料的處理。即使是這樣,有時候它還是把它的所有權再分任下來,指定或挑選一些人做公司的總裁或總理來執行那些職能,一層一層職權、責任分享下去,有些人有支配權,支配權就是可以管理、調配、決定生產的方向;有支配權的並不一定有經濟所有權,有經濟所有權的並不一定有支配權。在現在的社會堙A這些權越分越細,越分越模糊,於是彼得•拉克等一班人就大力宣傳說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現在己經「社會化」,都變"公有"了,已經沒有私有制了!已經是集體所有。

 像一些公司都是集體所有,甚至於工人都有所有權,因為工人可以買本公司的股票,有利潤分紅,有股票的選購,還可以分享股息等。但是如果好好分析所有權的變化以及它的複雜化,就可以看出這種公司組合,這種勞動組織的改變並沒有改變資本的屬性,我們應該用同樣的道理來了解中國的所有制,因為假如不這樣去了解的話,就不能看清楚現在中國社會堶悸漫狾釣謇滌暋D,就會含含糊糊地以為中國的生產資料的所有制很多已經是國家所有制,國有就是全民所有,因此便推論說中國已經是社會主義的國家或者是全民所有制的國家,我認為這些都是錯誤的想法。

 我們應該去分析到底今天中國的所有制是什麼樣的情況,到底中國的所有制有哪些是真正達到所謂社會公有,或者是他們所說的全民所有。假如是全民所有的話,則所有的生產資料都屬於全民,所有的產品分配都屬於全民,即是說,它的回收,不管是稱為"利潤"或"積餘"(現在中國都用這個名詞,而不叫剝削不叫剩餘價值,可是基本上是一樣的),也要歸於全民。但我們曉得,中國到現在還有八級工資,工人收入比農民高等等。很顯然在分配上並不是全民的狀況。

 所有權來說,也不見得全民所有。工人對生產資料的關係,由剛剛提到的所有的四種關係媕Y,法律上是全民所有,但經濟上的所有,工人並沒有。工人並不能決定是否買一部新的機器,或某一部份機器要作廢,或者決定在什麼地方建新工廠,這些權工人都沒有,沒有經濟所有權,也不可能去佔有,也不能去支配。廠長在一定的程度內可以支配,一些黨政要員大概也可以支配,只有使用權在一定程度上工人還有,在操作的時候可以使用,但別的權工人都沒有。因而,在所有權堙A與工人根本不相干,與農民也不相干,怎麼能夠叫"全民"所有制?只是一個名詞而已,並沒有實質。

 "國有"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集體所有制是什麼?跟資本主義媕Y的公司制或者PARTNERSHIP或者CO-OP有什麼樣的不同?與集體的公司制有什麼不同?最主要的是,到底還有沒有資本的職能,是不是追求利潤?還有沒有資本?如何去區分社會主義媕Y的集體所有制和資本主義媕Y的所有制的性質?從所有的關係去看,實在沒有什麼不同;從勞動組織去看,也沒有什麼不同;唯一能夠分別出來的,就是要從資本的性質去看。如果還有資本的性質的話,不管叫人民公社也好,叫集體所有也好,名詞只是名詞,實際上還是資本主義的經濟形態。中國的所有制的問題,不要作為不證自明的公理出發,所有制不是一個前提假定,不是去宣佈為已經確定了的東西,而是一個有待求證的東西。

 從法律上的"國有"或"全民所有"不能由此便推論出經濟上生產關係也是"國有"或"全民所有";由"國有財產",到"全社會財產",到"社會主義財產"之間並不是異詞同義,可以隨便混同的關係。即使,假定財產權(法律上的所有權)和生產資料的所有權關係已經確定為"社會主義的國家所有"也不能由此推論出其他生產關係方面如分配關係,和在勞動組織中人與人之間的勞動關係(僱佣關係)也是社會主義的。這種把財產權混同生產關係謬論正是馬克思一再批判的蒲魯東的觀點。(《全集》第27卷第481頁)。


※相關連結: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四)中國經濟理論的若干問題何青 2006.06.01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三)階級問題─對立的生產關係何青 2006.05.20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一) 社會主義不是一個制度 何青 200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