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6.05.20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三)
階級問題─對立的生產關係

何青


※編按:

  雖然中共官方宣稱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共是實行馬克思主義的政黨,以及台灣某些團體、人士與中共當權派唱和,聲稱中國是社會主義祖國,企圖欺騙台灣的工人階級,不過,事實勝於雄辯,中國走資本主義的道路、資產階級復辟已是昭然若揭。而且,在中共當權派走資"改革開放"的路線下,台灣的資本財團無不錢進中國,如今,中共當權派與台灣資本財團已結合成互利共生的統治聯盟,共同剝削台灣與中國的工人階級。
  本網站特刊登何青在1983年發表的演說稿──《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作者何青在當時大多數人仍對中國走向的性質不是很清楚,甚至受到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愚弄,以為中國是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際,即根據理論與客觀的資料研究,在演說中指出:中國已經在走資本主義的道路。
  讀者可以從何青的演說稿中,體認到理論的徹底就會產生力量,就會有透視力,雖然是二十多年前所發表的演說,至今依然是有力地駁斥中共官方馬克思主義的謊言,是認識中國的上乘好文章。
  此文原載《台灣思潮》(美國)第八期,1984年4月


 照現在中國的說法,革命成功以後,階級對立的問題通通解決了,地主和資產階級都被消滅了,已經變成公有制了,哪媮晹雩窶ㄥ弁禳H哪媮晹釣姜磟ㄐH哪媮晹雩磪赫a?資本家老早都垮了。對工商業的改革基本上是用列寧的贖買政策,公私合營,拿定息等等。農村方面經過分田分地後,進入合作化的階段。一個是合作化,一個是贖買。(還有沒收,沒收國民黨的官僚資本,對帝國主義洋機關洋財產的沒收,對反動份子的財產的沒收,這些變成國有。我今天並不是要從中國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歷史去看這個問題,所以只好省略。)我要強調的是,所有制的問題是一個待證的問題,而不是單單靠宣佈來決定中國已經是全民所有制,已經是集體所有制。我們都知道,中國一直到今天還有個體所有制,還是有一些私有財產,還是有一些人沒有參加公社,有些人開自己的商店,這些都一直存在著,只是在經濟上沒有產生決定性的力量,所以可以忽略不談。中共文件上的"社會主義所有制",就是國有制以及集體所有制這兩種。有這樣一種說法,地主已經被打倒了,資本家慢慢也沒有了,至少也沒有所有權了,主要的公司都已被國家贖買了。所以資產階級已經被消滅了,也不再需要階級鬥爭,也再沒有要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代理人了。

 關於代理人這個觀點,是馬克思對階級分析到《資本論》時期發展出來的。在這之前,他對階級的看法還是比較守在以前的人如ADAM SMITH 和RICARDO 這一派人的階級分析的觀點。到了《資本論》以後,馬克思對階級分析就有了科學的基礎,有了科學的理論,這是很重要的。他提出了代理人這個觀點。在資本主義社會內,勞動者有勞動力,資本家有資本有所謂生產資料。生產資料是什麼?是死的勞動力,過去的勞動力。勞動者有活的勞動力。很不幸,歷史的發展使死的東西變為統御活的東西,活的東西變成死的東西的奴隸,活的東西要根據死的東西來進行生產,來改變他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整個資本主義生產的過程事實上就是資本累積的過程,就是資本增殖的過程。資本的發展和它的運作都是超出人的主觀願望,不可以改變的,自有它的規律,它就是要增殖,就是要求利潤,不然整個生產整個社會就會停頓。資本有資本的職能,勞動力有勞動力的職能。勞動者是勞動力的所有者,有所有權,可是當他把勞動力賣給資方以後,他就沒有支配權了,等於把支配權賣給資方,一賣出去以後,勞動力就屬於資方。而資本是要累積,是要增殖。增殖的方式就是由勞動力來創造剩餘價值。資本家就是在進行資本職能,資本的人格化,我們現在都從經濟的層面來講。

 資本家就是執行資本職能的人格化。不管是張三或李四,只要是執行資本職能的就是資本家。同樣的,在執行勞動力的職能的就是工人,尤其是在這個生產過程堶情A只要他是在進行增殖的功能的就是生產工人。馬克思將這些叫做代理人或委託人,這些在《資本論》第三卷講得最多。這是非常好的觀點,是馬克思成熟的階級分析的觀點。從這個觀點去看問題,很多就迎刃而解了。以前有很多人在看階級問題的時候,常常用階級出身論,徒增困擾。若是一生下來是資產階級,是不是一輩子都是資產階級?或者有些人是工人家庭出身,就是紅五類,了不起,好像他也變成工人一樣,高人一等。這是階級出身決定論的調調,不是用代理人的觀點來解釋。如用代理人的觀點,可以解決以前流行的階級分析觀點的一些局限性和說明不通的地方。這一點,在《台灣思潮》何青的文章已經講了很多,這堣ㄕA重覆。

 現在同樣用這個觀點來看中國的階級問題。文革期間一直在追問,也追查:"資產階級在哪堙H"毛澤東說過,走資派還在走,還有八級工資,還有城鄉差距等等。我想很多人聽不懂他在講什麼。我們現在用這一套較精鍊的理論來看看到底他是在講什麼。他是有道理的!並不是那麼難懂。事實上,他在講黨內還是有資本的代理人,它的生產關係還是八級工資,還是有一些生產上的矛盾。毛澤東講的是生產關係。馬克思的階級觀點到底是什麼?他的定義主要是從對立的生產關係來界定階級。階級的產生是由於對立的生產關係,所以只要有對立的生產關係,就會有階級,像八級工資就是一個分配的生產關係,還是有矛盾的,生產關係是對立的。還有城鄉的差別,農民和工人的收入就是有差別。所有的關係也是不一樣,還有兩種不同的所有制。這些都在說明連所有制也還是對立的生產關係。

 從中國現在的所有制,我們來看看到底中國的資產階級還存在不存在。最近中共中央的理論就說做為剝削階級的資產階級已經不存在了,但他們還不敢說沒有階級鬥爭。他們說在一定範圍內階級鬥爭還有,因為還有一些壞份子、敵對份子、通敵份子等。這些壞份子怎麼來的呢?因為還有帝國主義存在。這套道理史大林一九三六年就攪過,沒有階級鬥爭了,蘇聯已經沒有階級問題了,因為敵對的階級已經被消滅了,有的話就是帝國主義的間諜。這樣一來就糟了,誰是間諜呢?不會有人在自己臉上寫著我就是間諜,我是罪人。史大林有一套說法,說你是間諜,找到證據的話最好,找不到證據的話,一定是你把證據藏起來,所以你也是有罪。結果就變成排除政敵的一種藉口。現在的中國只怕也會變成這樣。

 根據馬克思的階級觀點,代表勞動力的無產階級和代表資本的資產階級,他們的利益是互相對立的,他們是互相統一的對立面,有一方沒有另一方是不可能存在的,這是統一的對立面。沒勞動力的話,資本不可能存在。假如說資產階級沒有了,那麼無產階級也沒有了。中共在這奡N曖昧下來,他們說還有工人階級,還有農民階級。這是鬼話,從來沒有所謂農民階級,農民堶惇O有階級分化的,有地主,有佃農。就是到革命以後,還有富農、中農、貧下中農,還是有區分的,利益也不一樣,有些人分的好處少。所以,並沒有所謂農民階級。他們所說的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已經不是馬克思主義堶悸瘋[點所說的階級的意義,不是一種對立的關係。他們不是從對立的生產關係去看,他們講的是社會的分類,搞學術研究。

 有些人批評《台灣思潮》說在搞學術研究,有輕視侮辱的意思,好像是說我們搞的東西雖然有道理,但還是學術研究。事實不是這樣的,學術研究和革命的研究或生產性的研究不同的地方就是後者研究的是對立的關係,是社會矛盾的關係。我們不是在做社會分類,什麼農人和工人,什麼中智階級,一個名詞就有一個階級,也不管事實有沒有。例如有人提出台灣的"民族"資產階級,這是什麼內含呢?民族資產階級在別的社會有過,在別的國家有過,但台灣有沒有民族資產階級,很多人是不管的,有這樣一個名詞就可以了,慢慢再去找內容,填內容,這是很可悲的。中共對階級的說法也是同樣的曖昧,他們說沒有資產階級了,既然沒有資產階級,就沒有階級鬥爭了,因而也就沒有無產階級了。但他們不能那樣講,他們還得要說在一定範圍內仍然有階級鬥爭,不然為什麼要抓人,要反對這個反對那個,不能為他們的行為作法找到藉口。他們一定要造出一套"道理"來,這幾年就是專門在造這套"道理"。當然也不僅這幾年,這種情形已經進行三十年了。

 在中國所有制堶惘陸磞釣謘A不是真正意義的全民所有制,只是國有制,而且一直都在實行國家資本主義。因為他們整個的操作基本上還是帶著很重的資本的性質,我現在引一段《反杜林論》堶悸漕本y,《反杜林論》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合寫的,雖然是用恩格斯的名字發表,堶掃籵嚆鰫饇磞釣謇滌暋D:

「無論轉化為股份公司,還是轉化為國家財產,都沒有消除生產力的資本屬性。在股份公司那堙A這一點是十分明顯的。而現代國家卻只是資產階級社會為了維護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共同的外部條件使之不受工人和個別資本家的侵犯而建立的組織。現代國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質上都是資本主義的機器,資本家的國家,理想的總資本家。它愈是把更多的生產力據為己有,就愈成為真正的總資本家,愈是剝削更多的公民。工人仍然是僱佣勞動者,無產者。資本關係並沒有被消滅,反而被推到了頂點。但是在頂點上是要發生變革的。生產力的國家所有不是衝突的解決,但是它包含著解決衝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決衝突的線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318頁)

 事實上,恩格斯和馬克思是在說,革命以後,第一步當然是把一些真正屬於社會所有的財產歸之於國家。他認為還是要建立國家,要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過渡時期,無產階級專政是很重要的國家形式。當初中國革命成功以後,沒收官僚資本,沒收洋資本,沒收買辦以及壞份子的資本,而變成國有。事實上,沒收來的那一部份資本並不多,比之後來的發展簡直不能相比。這三十多年來的發展簡直是人類史上的一大奇蹟。三十多年的中國社會主義的建設,它的成就是非常非常大。但是現在有很多人對這個事實懷疑。基本上,中國雖然是國有制,但並不表示它就沒有資本的屬性,這完全要看它操作的情形。而且,事實上存在著兩個不同的方向,一方面是要往共產主義的方向走,一方面是要往資本主義回頭,這兩股力量,這一對社會基本的矛盾還是存在的。國有制一直也是在改變,從開始時候的沒收到現在的國有制又有不同。現在的國有制已經起了一些變化。要了解中國現在的社會主義經濟,所謂社會主義國家,或所謂社會主義社會和所有制的了解還是要像我們剛剛講過的那樣去了解。不要因為他們說是國有,就以為是公有。而且要了解階級關係是要從代理人的觀念,從對抗性的生產關係去了解它,然後從那堶悼h了解中國社會的階級關係。這樣的話,我們會得出相當不同的看法。

 剛剛說的,如果國有的經濟還有資本的屬性,資本仍在運轉的話,那麼它就有資本主義的性質在媕Y,它就是一個資本主義的生產,就有資本的職能。誰在執行那些資本的職能呢?一定有資本的代理人在執行。我們分析資本主義社會堛爾磪赫a,同樣的理論一定程度也可以去了解中國。有沒有資本家呢?假如有資本的職能的話,就一定有資本家。假如有國有的資本的話,就有國家官僚資產階級。資產階級在哪堙H這已經不僅限於黨內的問題。毛澤東只看到黨內的問題,黨內的代理人。我看到的是整個社會結構堶悸犒鴷萿漸芠關係的存在,它的對立的階級的繼續存在。有沒有這樣一個執行國家資本職能的國家官僚資產階級?這是可以仔細去分析的。

 至於社會主義怎麼樣走,馬克思和恩格斯事實上都沒有講過。他們只是提了一些原則,而且這些原則是從資本主義的對立面來提的。當他在分析資本主義的時候,比如談到雇佣制度,工人都沒有自由,都在一些必然的情況下被奴役,所以他說將來應該是自由人的結合。談到所有的關係以及資本主義的私有制時,他提到將來應該是單一的全社會所有,有人說這就是全民所有,這是史大林的說法,他給一個名詞叫全民所有制。資本主義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生產無政府狀態。針對這點,馬克思提出有計劃地自覺地組織勞動,蘇聯和中國現在用的名詞叫做有計劃按比例發展。資本主義還有一個特點是以商品生產為主要的目的。到共產主義以後,還是有產品交易,是根據需要來交換,但沒有商品交換。商品交換的話,因為商品有雙重性,有價值規律在運轉,有交換價值,貨幣還在整個交換中演一個第三者的身份,因而說,在共產主義的社會,應該是產品交換。

 在分配方面,資本主義的社會堿O資本主義的工資制度。工資就是勞動力作為商品用貨幣表現出來的。貨幣的話,馬克思和恩格斯提到在共產主義的社會就用勞動券來取代。勞動券只是證明你對社會作了多少的工。在這個社會堙A生產資料都已經歸公,生產出來的產品也是歸公。個人消費的東西自己拿,但如何由社會堨h領回來自己需要消費的東西呢?他提出像勞動券這樣的東西,每一個人把他對社會所進行的勞動,按工作小時給一個勞動券,用這個勞動券就可以向社會領回來自己的消費品。這個領回來的消費品,在初期的階段是根據勞動力的多少來決定,由勞動量的多少來決定。但是到了比較高階段的時候,生產力比較高,就沒有必要這樣分配。為了保證每個人的必需品都拿得到,像糧食、棉布是一定要保證每個人都有,這些東西是不能當做商品的。這些也不是根據勞動量的多少來決定,而是每一個人都保證有這些東西。勞動券到後來就可以不必要了,因為生產多的話,每一個人就可以各取所需。我現在說的這些,都是指的方向,在社會主義的初期階段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到將來共產主義的階段是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現在很多人都只談按勞分配,忘了各盡所能這個前提,這是不能分開的。如果沒有各盡所能這種生產的方式和它的生產關係,按勞分配就會變成資本主義的按勞分配。很多人現在所談的按勞分配指的是資本主義旳按勞分配,這是一個很大的不同。

 我們知道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是有一個方向,還要看它階級的結構和社會的結構。中國現在還有階級的存在,前面唸的列寧那一段話,講到走向會主義道路的方向,還有階級的力量。我們從以上這些點來判斷一個國家是在走社會主義還是在走資本主義,是社會主義的國家還是資本主義的國家,是不是'基本上'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我說現在的中國不是在走向社會主義的國家,這個並不是侮辱的意思,只是一個現實的描述。這不是價值判斷,事實是怎麼樣,就是要不承認都不行。你說它好或壞,對它沒有什麼影響。它是什麼,就說它是什麼。它看起來像一隻鴨子,叫起來像一隻鴨子,走起來像一隻鴨,那麼它就是一隻鴨子。

 當然,社會主義的具體情況要怎麼走,我們都沒有經驗。從十月革命以後,蘇聯開始走,事實上,列寧活著的時候,並沒有機會真正做到真正的社會主義的建設。因為一九一七年到一九二二年,只有五年,而且又碰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他開始的時候是實行所謂戰時共產主義,戰時共產主義就是根據戰爭的需要,國家因戰爭需要什麼就沒收什麼,接收什麼調動什麼,以戰爭為最主要的目的。這當然不是如何走社會主義的經驗。後來在戰爭的過程中,碰到很多的問題,發現那些富農都在囤積不繳糧食,弄得革命以後,農民反而沒有飯吃,軍隊也沒有飯吃,根本不能打仗。很多很迫切的問題,如何先解決。也不能把那些富農統統捉起來,因為階級的產生和階級的利益是客觀存在的東西。列寧是有代理人的觀點,如果有那種存在的經濟的原因,打死幾個人也不能解決問題。在中國有人以為把所有的資本家統統打死,就消滅了資產階級,這是幼稚的想法。因為對立的生產關係和階級位置還在那堙A資本的職能還在那堙A這樣的客觀存在,不是幾個人公私合營就會使資產階級不存在。試看今天的中國,那些人不正又出頭露臉了,多少千萬的人民幣都退還給以前的資本家了,又被重視了。他們說國家需要管理人員,好像只有那些人懂得管理一樣。那些人過去知道如何去執行資本的職能,所謂會管理就是這個意思。然而這種作法未免太過份了。他們的資產老早都被沒收了,停止定息了,公司已經不是他們的了,即使有些做得太早太急或過份,都不是這樣可以解決的。試看這些官僚就有權這麼做,有這個支配權去決定多少錢要發還給誰,決定把國家的國寶古董拿出去賣,你說他們沒有所有權嗎?

 當初列寧並沒有這個經驗,但他有對付富農的經驗,因而他有新經濟政策,與富農合作,租土地給富農等政策。那時有些人對列寧的這些政策並不贊成,認為已經進入公有制了,怎麼可以租土地,這是資本主義的作法。但列寧努力解釋所有、佔有、支配、使用的觀念,要大家不要擔心,國家還是有所有權的,雖然在某種程度上讓那些人有支配權是沒有大問題的。現在中國國內的一些人很喜歡引用列寧的這些說法。列寧還提出合作社的問題,馬克思和恩格斯也提過在過渡的過程中要走合作社的路。但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合作社就沒有詳談。蘇聯後來實行的是國有農場和集體農場,有些城市和鄉村也有合作社。

※相關連結: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四)中國經濟理論的若干問題何青 2006.06.01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二)所有制的問題──所有、佔有、支配、使用何青 2006.05.09

社會主義的再認識──對當前中國經濟理論若干問題的批判(一) 社會主義不是一個制度 何青 200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