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7.03.14

 

科學、機器與生產力

何青



編按:〈科學、機器與生產力〉與〈關於額外利潤的問題〉是何青先生於1983年演說之錄音文字稿,對於當時理論爭議的核心議題──科學創造價值(法蘭克福學派)和科學是生產力(中共鄧派),何青先生從馬克思勞動價值理論的觀點批判性地分析,提出在資本主義社會進入價值形成過程才能稱作生產力,而科學與科學的應用並沒有進入價值形成過程,因此,科學不創造價值,科學不是生產力,令人信服地指出中共鄧派的「科學是生產力」目的是要取消階級鬥爭,是為中共走資派走資本主義來鋪平道路。1983年時逄馬克思逝世100週年,何青先生的演說出色地詮釋與發揚《資本論》的學說,是對馬克思最好的紀念,其文章值得推薦與細讀,特此發表,以提昇對《資本論》研究的理論水平。

 

勞動價值理論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以及分析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生產的科學基礎。資產階級理論家們千方百計想要否定勞動價值理論。沒有勞動價值理論,剩餘價值理論當然也站不住腳,接連著馬克思的再生產和擴大再生產的理論也自然崩潰。近年來,對「價值 -- 價格轉化問題」的爭論在學術偽裝背後,隱藏著一場意識形態領域裡的理論鬥爭。關於科學創造價值(法蘭克福學派)和科學是生產力(中共鄧派)的論爭,絕不是單純的學術問題。法蘭克福學派故意誇張科學進步的現象,否定馬克思勞動力是唯一產生價值創造價值源泉的分析,用"科學也創造價值"來否定工人在生產中的主要決定性的地位,掩蓋了整個資本增殖的秘密就是生產絕對和相對剩餘價值的理論,從而否定了資本家的利潤就是來自對工人階級的剝削這個事實,並且進一步否定了馬克思主義對二十世紀革命的理論的正確性。不管是主張「科學創造價值論」或「科學是生產力論」,一貫的伎倆就是對馬克思《資本論》有關科學在直接生產過程的觀點採取斷章取義的曲解、臆造。對這些看法進行理論上的批判和干涉是必要的,而且有助於我們深入分析社會階級的知識分子問題。

 

科學和科學應用不同

資本主義的生產實踐把科學應用到生產過程,以空前的速度提高了勞動生產效率。同時由於商品生產的生產關係,通過相對剩餘價值、資本累積,不變資本的節約和減少流通費用的生產需要,也反過來刺激和推進科學的實踐。

勞動生產率(力)由幾個情況來決定,包括工人技藝的平均量、科學的水平以及它的技術應用的程度、生產的社會組織、生產工具的發展與能力、和物質條件。

必須分開科學和科學應用的不同,前者是人對自然規律的系統研究;後者是在科學規律被發現之後,對科學規律的應用,例如從化學的規律發現一些事物的有用性質,應用到商品生產增加使用價值。科學實踐是生產實踐之外的社會實踐,不在直接生產過程中。科學的應用進入生產過程,提高了勞動生產效率,但是並沒有進入價值增殖過程,使價值增加。機器是科學的應用在生產過程中的物化,機器的使用是為了得到機械力,機械力、水力、火力等自然力在生產的勞動過程中取代人的體力,提高了同一時間對生產資料的使用的效力,增加了物質產品的數量,但是並不增加產品的價值總量,事實上,由於科學的應用、自然力以及分工、協作所產生的"社會自然力"等加入生產勞動過程,而沒有進入生產的價值形成過程,使勞動生產率(注意:絕不要混淆社會生產力和勞動生產率(力))
得到提昇,因而使同時間的產品量增加,價值量並沒有相對增加,反而由於轉移到產品的生產資料的價值的減少,使產品的價值相對降低。產品的物質量的增加和價值量相對的減少蘊含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各種經濟危機的根源,資產階級經濟學對之束手無策,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正好提供了科學底解釋危機的根據。以前我們曾經用價值理論來作為社會階級分析的科學基礎,下面我們再用價值理論來探討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中關於科學、機器和生產力的問題,希望能夠拋磚引玉。

 

科學是生產力?

必須指出,不管贊成或反對"科學是生產力"的命題並不表示贊成或反對發展科學和生產力,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問題。

文化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與鄧小平一派爭論的問題之一,就是唯生產力論的問題。鄧小平認為社會應該以生產力的發展為主,生產力發展了以後,才有建設社會主義的"物質基礎",認為發展生產力是社會主義建設和發展的主要矛盾。毛澤東這一派認為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矛盾並不是歷史發展的推動力,歷史發展的推動力是階級鬥爭,而不是生產力的發展,生產力和生產關係之間的矛盾統一關係也是階級鬥爭的反映。這樣的爭論就牽涉到對科學、技術以及現代化問題。我們看到自一九七七年鄧小平上台以後,很多作法就是根據他的這看法而來的。他們取消階級鬥爭這個觀念,認為應該發展科學、發展技術。這個看法就有一套相應的理論產生出來:「科學就是生產力」。社會要發展生產力,就要發展科學;發展科學的結果,生產力就會提高,而科學是生產力的一部份,科學有發展,當然也就使生產力跟著發展。

照馬克思的說法,生產力是什麼?生產力就是要生產產品所牽涉到的力量,例如機器、原料、設備以及勞動者;也就是生產過程中所使用的生產資料(勞動資料與勞動對象)和具有一定生產經驗和勞動技能的勞動者,也就是生產物質產品的物質和人口因素的總體的能力。勞動者是首要的生產力;但如照資產階級的經濟學來說,就是資本。資本有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兩者的區分是根據在生產過程中週轉的速度。

 

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障眼法

實際上,這個分法先是斯密提出來的,李嘉圖也用,但意義不同。馬克思曾經加以批判,根據資本價值的周轉性質和方式的不同,重新區分為可變資本與不變資本,用來考察資本運動的速度問題。固定資本並不表示那些東西不會消磨或沒有週轉的過程,它們還是有週轉的過程,但相對的來說,週轉的時間比較慢,且在生產過程中它的使用價值也有一些消磨和一些折舊。譬如說蓋印的機器,每一次蓋個印,都消耗機器的一小小部份,而這個也就物化在那些產品上面;印刷機器也是一樣,每次印一次,就消耗印刷機器的一部份,而這個也就物化在印好的產品上面。所以,是有磨損和折舊。主要的是,不是一次消耗掉,但慢慢的磨損之後,也要週轉一次。所以,所謂固定資本是指那些每一次生產的週轉並不把它的使用價值一次就消耗掉,如廠房、機器、設備等都屬之;另外一些是在生產一次的過程奡N消耗掉了,例如原料、能源、輔助材料,以及附設的配備等都與產品一次就出去了,它的價值也就化成產品價值的一部份,這就是流動資本(購買勞動力的資本也屬於此範圍)。固定資本是分成好幾次,每一次一小部份一小部份地把價值轉移到產品媕Y,其價值一小部份一小部份地轉化到產品上頭。通常在公司的財務報表上,可以具體看到這種分法的內容。

這樣的分法當然表現出了資產階級對生產的看法,他們認為在生產過程中所消耗的不是固定資本就是流動資本,將工人的勞動力看做是流動資本的一部份。這種看法,第一,將勞動力在生產中的特殊性質掩蓋住,因為勞動力可以產生新的價值,勞動力的價值交換以後在生產中會增加價值,所以勞動力是一種很特殊的商品,這種性質在生產過程中如用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二分法就不能表現出它的特殊性。第二,用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分法會掩蓋住在價值轉化的過程中,新的價值或增殖的價值是從何產生的。資產階級在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障眼法媕Y,對資本增值剝削勞動的性質避而不談,讓人看不出來價值是從哪堥茠滿A甚至要人覺得價值本來就在資本媕Y,價值的增加變成是資本本身的一種特性,好像價值是從固定資本或流動資本而來,從機器或原料而來,都已經包括在所有的資本媕Y,好像機器本身會產生新的價值或原料會產生新的價值一樣。

馬克思認為事實並不是這樣,真正能夠產生新的價值的是人的勞動,是勞動力在勞動的過程中的物化,機器是勞動的工具,人用這些工具對勞動資料如原料作工,作工之後人的勞動物化在產品上面,所產生的東西就包含新的價值,價值就是由勞動力所產生的。其他的東西留傳到產品的成本上面,一般說來,產品的成本的價值通常包括原料、機器的磨損和折舊。如七年折舊的話,都算在媕Y,每一次機器耗損多少都算在成本媕Y。所以不管固定資本或流動資本的價值都傳到成本媕Y,轉化到產品上面。這都是等價的關係傳過去。勞動力的部份,資本家以工資來計算,也都算在成本媕Y。除了這些之外,資本家說他要有利潤,因為他冒風險、他管理和佈署、他勤苦節欲等等,於是資本家聲稱有權得到利潤。但照馬克思的分析卻不是這樣,這些東西都已灌注到成本媕Y,所增加的價值絕不是從那堥荂A價值一定從別的什麼地方來,從別的什麼東西產生的;會產生新的價值的來源,只有勞動力,是勞動力加進去以後才使價值增加。所以產品所增加的價值的部份,唯一的來源是勞動力。

 

不變資本和可變資本

基於這樣的看法,馬克思不贊成用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來分,而用不變資本和可變資本來分。不變資本就是那些機器、廠房、設備、能源、燃料等,也就是說它們的價值在生產過程中的加工之前與成為產品之間並沒有改變,是一種等價的關係的轉化過去而已,這是不變資本。另一部份的資本是會產生變化的,就是勞動力的這部份所相對的資本,叫做可變資本,在付薪水或工資這一部份的資本。馬克思早在1847年〈工資〉中已有這種觀念,成熟的看法要到1862以後的事,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開始用不變資本和可變資本的分法來取代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分法,並且提出了資本有機組成規律、剩餘價值率等觀點。

這種分法當然表現出它的階級性,表現出在生產中從一開始就有的基本的矛盾和基本的衝突。資本在處理工資的問題,在買勞動力的問題時就種下了矛盾的根源。這個矛盾就是,工人有勞動力,賣給資本家,資本家有貨幣去買勞動力,同時資本家也去買生產資料,這個生產資料不是工人的而是資本家。但這生產資料是要消耗勞動力的,所以生產資料和勞動力有一種對立的關係。也就是說,一個東西是要將它消耗掉,但又不是他的東西,消耗掉之後並沒有再歸於工人,而是歸於資本家,因而有一種對抗的關係存在。在這整個生產媕Y還有一個很基本的矛盾,從資本家買勞動力之後,雖然勞動力是工人的,但一旦進入生產過程媕Y,就再也不是工人自己的,它的支配權是資本家的。譬如說,你去做工,幾點到幾點講好,這中間的時間完全受資本家支配,按照契約的限制之內,資本家完全可以支配你的勞動力和使用你的勞動力。而機器、廠房和原料等都屬於資本家的,法律的所有權是資本家的,經濟的所有權也是資本家的,支配權和使用權基本上也是屬於資本家的,工人對機器是有使用權,但不能控制和支配機器,不能占有機器。在這種關係之下,產品也是資本家在支配,也是資本家在控制。

從整個生產過程來看,所生產的東西是要讓別人去用的,是要給社會去用的。另一方面,生產資料也是社會的東西,因為那些是別的工廠或別的生產過程所產生的東西。這整個生產過程就是要生產一種特殊的產品,這個特殊的產品有一個特殊的性質,就是它可以交換,它有交換的形式,或者說,它有價值。主要就是要生產那些在社會堨i以共同交換的東西,從這個關係媕Y就變成在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堨悃p有的關係所產生的東西和生產的對象和它的週轉都是為了社會在生產。因而產生一個很根本的矛盾,這些生產資料是私有的,但卻是為社會而生產。在這個生產過程當中,資本家以貨幣開始,去買勞動力和原料,產生產品,產品是為了要變成商品,去跟別人交換,與別人交換就使這個產品產生一個新的特性,就是它可以交換,變成商品到市場去,最後到消費者的手堥洏峏峸禷O掉,再換成貨幣,週轉回去到資本家手堙A一方面去買勞動力,一方面買機器、原科等等。

 

價值形成過程是資本主義生產的特殊生產過程

在這整個週轉中,生產過程就是勞動力對原料加工產生產品的這個勞動過程的模型,在這個模型中還沒有牽涉到價值的問題,因為這個模型是一個生產一般的抽象。即是說,不管在哪一個歷史階段,都有這個勞動過程,都要有人去勞動,去用工具或機器對物以及自然的東西加工而產生產品,都有這個生產一般的現象。這個生產一般是生產過程的抽象,這種抽象當然沒有牽涉到價值的問題。這個價值的問題是到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開始以後才發生的,是在這交換的社會關係堜珩ㄔ耵滿C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媮晹酗@個價值形成過程,這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一個特殊形式。所以有一個生產過程,在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堨i以看到一個比較具象化的東西,就是生產過程,另外有一個價值形成的過程。資本主義商品生產過程就是勞動過程和價值形成過程的統一。但是又有不同的獨立的過程。在生產中有些物質進入勞動過程,但是沒有進入價值形成過程。比如自然力、空氣等。有些物質進入價值形成過程,但只是部份地進入勞動過程。例如土地、廠房、運河、道路等。勞動過程是在生產過程中勞動力消費的過逞,是製造使用價值的有目的的活動,是為了人類的需要而占有自然物,是一切社會形式所共有的。價值形成過程則是歷史發展到一定條件後的產品,是資本主義生產的特殊生產過程。價值增殖過程不外是超過一定點延長了的價值形成過程。

在這堙A我們回過頭來看前面我提到的,科學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是科學的應用進入了生產過程。機器是進入了增殖的過程,但機器相應的那些機械力或自然力以及一些所謂"社會勞動的自然力"如協作、分工或一些對生產過程進行比較有效率的科學改進如流水線操作等,這些並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這些自然力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如果認為它們是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則所有的自然力要不是固定資本就是流動資本;如看做是固定資本,那是說分幾次以後就會消耗掉。一般來說,固定資本全是物的形式,但科學本身或自然力本身不是,自然力透過物的形式來產生。自然力在生產中,是進入了生產過程,在勞動過程中確實變成了動力,變成機器發動的部份,加入機器堶情C普通機器有幾個重要的組成部份,一個是發動機的部份,一個是輪轉機的部份,一個是操作機的部份。當然,發展到自動化的時候,還會有一個控制機的部份。以腳踏車為例,它的構造也是分成這幾個部份,主要的動力部份是那個踏板,用人的腳去踏那個踏板來發動,動力是從那堥荂F鐵鏈子在轉動是轉動機的部份;操作機的部份是輪子和輪軸以及其它的部份;控制機的部份就是手把。在自動化的過程,將控制由勞動力的操作由於機器的應用之下,將人的本來是複雜的勞動簡單化了。簡單化之後再把它組成一個比較複雜的綜合的系統,物化以後變成機器。這個機器基本上說來還是人的工具的延長。

 

勞動的異化

對人來說,他的手和腳都是人的自然的工具。拿在手中的不管是鉗子或刀子都是工具的延長。機器的性質當然超出工具,與工具不同。其中一個特點就是機器本身已經將工具的簡單的動作聯合在一起,很多不同的工具聯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工具的系統化。原先,是有很多簡單的動作都要經過不同性質的階段或措施,不同階段的動作和不同性質的動作,都要經過不同機器的部份或不相同的機器來進行這些工作。自動化的最大特色就是將這些簡單的不相同動作組成一個系統,使這個系統能被控制而作有限步驟的重複。這個重複就是重複那些不相同的動作,給它固定操作的指揮命令,將它存起來使它繼續重複那些工作,這就是自動化的過程。這些都是生產過程中的改進,除了機械上的改進之外,當然還有協作的改進。在手工業的時代,很多工人都是從頭到尾把一件產品由一個工人包辦作完。譬如說鞋匠,由製革到鞋底鞋帶鞋面都是由一個鞋匠包辦直到完成一隻皮鞋為止,當然不是所有的原料都由他處理,但他的工藝是一個綜合品。大機器所帶來的新的生產方式就不一樣了,它將工作簡單化、分殊化了,工人的藝術部份都被消除而變成很簡單的操作且將它機械化。

對工人來說,他在工廠就是簡單的重複的無味的工作的不斷的繼續,淪為機器的輔助品,變成為機器所控制。事實上,早在招雇之初,工人已經由機器決定好他們所要擔任的工作。是工人去適合機器,勞動者在進入生產過程時,其勞動力變成主要是去配合機器的要求。勞動者變成是他勞動條件的奴隸,被他的勞動條件所控制,失去了他原來在大工業發展以前的手工藝時代的藝術和創造的性質。工人越來越脫離他的生產工具,他的生產條件,他的生產對象以及他所生產出的產品,並且這種脫離是一種對立的關係,形成「異化」的現象。本來是臣屬於他的伏魔寶瓶卻變成他的主人;本來是他的工具,現在卻變成控制勞動者的緊頭箍。在這個生產過程中,一方面,工種與工序不斷分化,趨於精細化,藉此產生協作效果,以提高所謂勞動效率;一方面是科學的發明或科學的應用源源不斷進入生產過程產生東西,這兩方面都是社會所產生的自然力。

 

自然力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

這些自然力,資本家不必付出分文。就以協作來說,資本家買的是你個人的勞動力,幾個工人協作起來所增加的效率,資本家不必多花錢。或者因分工的結果,勞動效率增加,資本家也不必多付錢。當然,研究生產過程以增進生產效率或勞動效率的那些腦力勞動,資本家是另外付錢。但是,一旦由工人操作所增加的那些效率,資本家平白消受,故社會勞動的自然力,對資本家來說是不必付錢的。以機器來說,機器也不過是一項產品、一項商品,製造機器所需的原料、勞動力等的價值總和就是它的價值,資本家當然要付機器的價值。譬如說有一個發動機,你要付做機器的費用以及汽油錢,可是一旦汽油點燃,發動機發動了以後所產生的力量,資本家不必付錢。所以,在生產過程中,這些自然力資本家不必付錢。這些自然力是進入了生產過程,並且它增加了物質的生產,由於勞動效率的增加,在單位時間可以操作更多的生產資料,物質生產當然也增加了,使單位時間內的產量增加了。所以採用機器以後,自然力進入生產過程的結果是使物質財富增加了。但相對的來說,那些自然力是不用錢的,所以沒有灌進去產品媕Y,它的價值並沒有轉化過去,並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所以,自然力是進入了生產過程,但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也沒有進入價值增殖的過程。所以,自然力是增加了物質財富,但並沒有增加價值;增加價值,只能從勞動力來。

事實上,雖然很多東西生產越多,價值並沒有相對的增加,有時反而還下降。也就是說,如產品越多,尤其是維持民生日用的生活資料越多,就會越便宜,因為雖然量增加了,但單位商品的價值卻降低了。譬如說,原來可以生產10個單位,現在可以生產100個單位,由於能源與機器的耗損的減少,而且同樣的勞動量可以推動更多的勞動資料,單位產品所含有的勞動的量也相對的減少了,所以單位產品的價值也減少了。特別要分清楚的是,這堳的是價值而不是價格。機器本身是進入了價值形成的過程,因為它也是商品的一種,是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產品。而機械力、自然力或科學的應用,是進入了生產過程,卻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

 

科學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

科學是人對自然界和社會的客觀規律的認識,是人們的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產品,它是以知識和信息的形式存在。作為歷史知識積疊的產品 -- 科學,不是通過消費來實現,只有它的應用物化在物質生產過程中,才對生產發生作用。我們如果說科學是生產力時,第一,科學一定要進入生產過程;第二,科學也進入了作為生產媕Y相對於生產關係的生產力,也就是說,是與價值形成過程和勞動過程合起來的統一體的生產力。這樣才能說科學是生產力,換句話說,要說科學是生產力時,必需是相對於某一個生產關係來說。對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來說,那就是價值形成的過程,要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但從我們上面所說的,第一,科學並沒有進入生產過程,是科學的應用進入了生產過程,物理學並沒有進入生產過程,是物理學的應用進入了生產過程,其他如化學、機械學也一樣。科學的應用是進入生產過程,但未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那些東西不是固定資本,也不是流動資本,而是社會的東西,是用不盡的,沒有消磨掉,科學本身並不會被消磨掉。不會像固定資本一樣,經過七年或七十年就折舊消磨掉。也不像流動資本一樣,一次生產就消耗掉而灌入產品媕Y。所以不是固定資本,也不是流動資本,沒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

如果說科學是生產力時,就會產生幾個荒謬的結果:首先,如果說科學是生產力時,那麼,科學既不是勞動力,當然就是生產資料,則科學不是固定資本就是流動資本。因此就會產生科學的所有權的問題,因為生產資料是有所有權的問題。那麼,就會得出這樣的說法,某某科學是屬於某個資本家的或某個公司的,或者說,某個科學是屬於某個國家的。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可見,科學是生產力的這種說法顯然是很荒謬的,實在不能將科學說是生產資料而推論出科學是生產力。其次,如果說科學是生產力這個說法是對的,則會將科學看成是社會歷史發展的動力。這就取代了階級鬥爭的觀念,取代了我們剛剛談到的資本主義社會所存在的對抗性的生產關係所產生的階級與階級之間的對立的關係。這樣的論點當然是唯生產力論者所精心設計的。

我們剛剛談的種種都可以在馬克思的作品裡找到這些說法。關於生產力、科學的應用與自然力的關係,在《資本論》第一卷第十三章,講機器與大工業,談了很多關於這個問題。例如他說機器總是全部進入勞動過程,但是從頭到尾都是部份進入價值增殖過程(424頁)。馬克思的《1861-1863經濟學手稿》在「全集」第四十七卷第三章關於"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那一節,有很多這方面的分析。但是,我要特別指出,就了解馬克思思想發展的線索來說,手稿不可否認地是非常寶貴的資料,但對手稿和筆記這類未經馬克思或恩格斯整理修定的作品,如要引述其中的觀點必須非常小心,可做為旁引佐證他們生前公開出版的作品和發表過的觀點,但不能做為否定抹殺的反證。另外馬克思在《1857-1858年的經濟學手稿》(「全集」第四十六卷下冊)第二篇在講固定資本發展的一部份,〔第(12)資本的形式和自然要素。關於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其它觀點〕。事實上,中共的作者常常引用這一節,但如仔細去讀,就會知道他們是斷章取義,像許滌新主編的《政治經濟學辭典》上冊(1980年版)第80頁「科學技術是生產力」條就引了211頁:「因此,只有當勞動資料不僅在形式上被規定為固定資本,而且拋棄了自己的直接形式,從而,固定資本在生產過程內部作為機器來同勞動相對立的時侯,而整個生產過程不是從屬於工人的直接技巧,而是表現為科學在工藝上的應用的時候,只有到這個時候,資本才獲得了充分的發展,或者說,資本才造成了與自己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可見,資本的趨勢是賦予生產以科學的性質,而直接勞動則被貶低為只是生產過程的一個要素。同價值轉化為資本時的情形一樣,在資本的進一步發展中,我們看到:一方面,資本是以生產力的一定的現有的歷史發展為前提的,-- 在這些生產力中也包括科學,-- 另一方面,資本又推動和促進生產力向前發展。」這一段話中間有這麼一句「生產力中也包括科學」,但通觀前後文,整段是在談固定資本的一些性質。

 

進入價值形成過程才能稱作生產力

馬克思用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來分析資本在流通過程,很顯然這段話並不是給生產力下定義,而是通過對於體現在固定資本堶悸漯懋|生產力的分析,來揭露資本主義的剝削實質。科學應用於生產、協作、分工和機器的使用的確提高了勞動生產率,這本來是工人勞動力創造的。偏偏卻是非顛倒,變成資本的生產力,並且被視為主要體現為固定資本的生產力。這個意思在下面這段話奡N更清楚了,229頁:「最後,在固定資本中,勞動的社會生產力表現為資本固有的屬性;它既包括科學的力量,又包括生產過程中社會力量的結合,最後還包括從直接勞動轉移到機器即死的生產力上的技巧。相反地,在流動資本中,勞動的交換,不同勞動部門的交換,它們的交錯連結和形成體系,生產勞動的並存,表現為資本的屬性。」馬克思認為這些本來不能算資本的,因為資本家並沒有付錢,是不要錢的。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談到機器與大工業那一章中講過:「由協作和分工產生的生產力,不費資本分文,這是社會勞動的自然力。用於生產過程的自然力,如蒸汽、水等,也不費分文」(第423頁)。「利用自然力是如比,利用科學也是如此。電流作用範圍內的磁針偏離規律,或電流繞鐵通過而使鐵磁化的規律一經發現,就不費分文了。」(第424頁)即是說,這個規律一經發現以後。就不用花錢了,任何人都可以用。資本家用它的時候,也不用花錢。

在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中,所謂勞動者和生產資料,只有在一定生產關係下才成為資本,正如馬克思說的「黑人是黑人,只有在一定的關係下他才成為奴隸。紡紗機器是用以紡棉花的機器,只有在一定的關係下,它才成為資本。」(《僱佣勞動與資本》)生產力也是如此。

馬克思在很多地方都在區分生產過程與價值增殖的過程。不是科學而是科學的應用進入生產過程中,但這是作為生產一般來說。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它並沒有進入價值增殖的過程。只有進入價值形成的過程才能稱它為生產力。所以在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之下,科學事實上不能當做所謂生產力來看待,為了加強這個不同,馬克思特別稱科學是"一般社會生產力"(《剩餘值值理論》一卷422頁),來區別於特殊歷史條件下特定生產方式的"生產力"。

針對一個特定的生產方式來說,馬克思在談這些問題時,都是針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具象化來講。先抽象出來,再具象的結果,如果要引用他的話,一定也要像他一樣,針對一特殊的討論界域來討論。要談資本主義的社會,就要針對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中共之所以會產生一些爭論,我認為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就是他們以為有一種所謂社會主義的生產方式,以為社會主義是一種新的生產方式、新的制度。他們的論點當中常要掩蓋的一點或者不把它說得很清楚的一點
,就是他們認為社會主義是一個固定的制度,是一個制度,這個制度既非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也不是封建的生產方式,也不是共產主義的生產方式,是一個新的制度。什麼是社會主義的制度?那就隨他們說了,也沒有人下個定義。

 

「科學就是生產力」目的是要取消階級鬥爭

照馬克思來說,社會主義並不是一個生產方式,並不是一個制度,而是看做過渡共產主義時期的一個階段。中共現在的很多說法都已經是假定了有這樣的一個社會主義的制度。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談論到科學和生產力時,他是針對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來說。依照中共目前的說法,中國的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已經不是資本主義了,也不是在生產價值,也不是僱佣的關係,人與人在勞動中相對的地位,也不是私有的所有關係,他們認為所有的生產資料已經不是集體化就是國有化了,或者被誤解全民所有制,其實中國還沒有全民所有制,只有國有制和集體制。當他們談到集體制時,就又含含糊糊,有什麼大集體、小集體、中集體,層層分下去,說這些都含蓋在社會主義的集體所有制堙C他們的用意是要說那些都不是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他們一貫的技倆就是把有待證明的關係,偷偷地埋在前題中,把社會主義公有制當作幾何學上不證自明的公理,從公有制出發,去解擇一切。

但如仔細分析,就可以看出那些與資本主義的集體沒有什麼差別,和公司、股份公司沒有什麼不同,都是以資本的增殖關係在進行生產。如以追求利潤增加資本的關係來進行生產時,那就是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不管他們把它叫做公社制或其它名稱,只要是追求利潤為主時,就是在進行資本主義的生產,那就是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但中共要矇混過關,因為如牽涉到資本的增殖時,就有剝削的問題,那麼工人或者農民,是被誰剝削了?這問題可大了。誰是剝削者?資產階級在哪裡?他們要掩蓋的,要欺騙的就是資產階級已經不存在了。因為如果有剝削的關係,就有資產階級。誰被誰剝削了?他們說並沒有誰被誰剝削了,被國家剝削了是不算的,因為國家拿去了最後還是"全民的"。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國家所有制並不是全民所有制,他們是國家官僚壟斷資本,官僚資產階級所有。按照資本的代理人的觀點來看,他們是在代理資本執行資本的職能,那些國家官僚擁有經濟所有權、支配權和使用權,有占有權,那些做大官的有決策的人,那些可以支配國家財產資本以及各種物質的人,他們對那些資本雖然沒有法律所有權,但卻有經濟所有權。他們千萬要遮掩的就是他們所做的資本主義的許多作法,因而創造出所謂社會主義的所有制。採取各種含糊的作法,當提到馬克思時,如對他們有利時,就說馬克思如此如此說。例如上面我們提到的地方,馬克思明明是在談固定資本與流動資本,是在談資產階級經濟學家的說法,認為他們的分法不好,而要用不變資本與可變資本。如今中共方面卻不問青紅皂白,扣住「科學就是生產力」而不及其餘,其實馬克思是在談一個很大的問題時所涉及到的一個他所反對的意見,中共作者把它摘取一句出來,硬說馬克思是那樣說。

從我們剛剛談到的這些問題引出一個問題,對馬克思的東西,關於馬克思對科學、對科學的應用、對自然力、機械力與在生產過程中的關係,與在價值形成的過程的關係,與所謂生產力的問題,牽涉到現代共產主義的理論中很重要的看法,中國之所以會那樣說,當然與它對生產力的看法有關,用那一套說法要來取代階級鬥爭,認為歷史發展的動力在於發展科學,只要現代化,不必階級鬥爭了,因為已經沒有階級了。這一些說法都是成龍配套,互相呼應的,目的無他,就是要取消階級鬥爭。這套說法中還有其他,例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知識分子也是無產階級等等,也無非是為了要取消階級鬥爭的關係,取消階級對立的關係。事實上,他們只是從理論上要去掩蓋階級鬥爭的關係,他們無法消除現實社會媕Y的階級鬥爭,因為階級鬥爭是客觀存在的。

另一方面,除中國之外,不管美國或歐洲如LUKACS,KORSCH,MARCUSE,HABERMAS 等,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看法,以為二十世紀以來,科學的發展非常的迅速,現代的社會與十九世紀的社會已經不同了,科學的力量與科學的進步,尤其是計算機、太空科學、電子科學、生物化學等的突飛猛進,已經使現代社會的階級結構發生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使階級的關係改變得與馬克思當時所分析的完全不一樣。說來說去,就是要說馬克思過去所分析的那一套已經不適用了。MARCUSE 到美國來以後,談到知識分子的問題,認為知識分子可以像無產階級一樣,起來變成為革命的主力,可以出來進行革命,這些都牽涉到很多理論上的問題,這些問題有一個理論上的基礎、即是說,對科學技術的解釋的問題以及和生產的關係的解釋的問題。因此之故,我覺得馬克思對這個問題的看法的原來意思和他的理論在現代社會的現實性,很值得拿出來重新再好好介紹和分析。分析清楚之後,就會使我們進一步去了解在這些問題後面所隱含的階級本質。今天將這個問題就簡單的分析到這裡,作為對馬克思逝世一百週年的紀念。

 

 

 

※附錄:關於額外利潤的問題


機器應用在生產過程堶情A很顯然是增加了生產產品的能力,使社會的物質財富在量和質的上面增加或改變。而且有很多工廠由於採用機器、自動化和機器人從事生產,不僅在產量上而且在競爭的價格上得到很有利的條件,從而獲得更大的利潤,這是不可否認的。即使承認機器自動化和機器人並不創造價值,可是上面所提的現象如何來解釋這些額外得到的利潤的問題,則有待進一步分析和說明。

 

額外利潤的來源要到流通和分配的環節去尋找

根據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價值只能是從活勞動創造的,機器和其它的生產資料一樣,在生產過程中,只是把凝聚在它們上面的死勞動轉移到產品的上頭,因而只是等量的價值的轉化現象,不涉及到價值的增加。進行有用的具體勞動作用於生產資料,改變了產品的使用價值。產品成為商品,只是因為進入了交換關係才產生的。交換的關係只能存在於具有不同使用價值的產品才有意義。構成兩種不同產品的交換,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之下,只有通過對抽象勞動的估量,也就是說,社會平均的必要勞動時間來計量。這就是交換價值。因此,商品一開始就具有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的雙重性。「一方面,商品按其自然形式是使用價值,另一方面,是交換價值的承擔者。」(《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412頁)事實上,交換價值只是表現在商品中的價值形式,更確切的說,"商品",一方面是使用價值,另一方面是"價值"(不是交換價值),因為光是表現形式不構成其本身的內容。由勞動力加之於生產資料(機器、廠房、原料等),改變了物質的使用價值,同時,由於這種勞動方式的"社會形式",增加了價值。這是因為對勞動力的使用和支配,在時間上和程度上的延長和加強的結果。這就是"剩餘"價值的真正來源,也就是絕對剩餘價值和相對剩餘價值產生的秘密。商品的價值在生產過程的環節已經被決定了,如果有任何"超額"剩餘價值,只有到流通和分配的環節去尋找。利潤的來源是商品在流通領域交到消費者手上,才被實現的。因此,同樣的任何超額的利潤也只能夠在那堨h尋找才能夠得到答案。

 

額外利潤來源的三種情況

同一部門的生產由於有些勞動的複雜程度不同,社會的平均價值是使同一性質的勞動,生產力比較高的有可能獲得額外的剩餘價值。在不同的工廠,不同的資本有機構成(不變資本可變資本)使商品所含的價值量也有差異。有機構成比例高的,同一商品的價值量低,這就是資本家增加機器設備的有利條件。在商品交換自由競爭的情況下,平均利潤率的運動使含有高價值量的同一商品的剩餘價值流動到低於平均量的商品上頭。不同部門的生產,由於勞動生產率和資本有機構成比例的高低也都受到一般平均利潤率的運動規律所決定,使含有高剩餘價值量的部門的剩餘價值流到剩餘價值量低的部門。這就是剩餘價值實現為額外利潤的第一種情況。

壟斷性的商品生產使流通領域堶悸獄顳璈M價值的分離的幅度增加。由於商品價格的壟斷,使有些商品的剩餘價值無法在市場上實現為利潤。滯銷、廢棄和低價傾銷使含有高價值量的商品無法得到有利的競爭條件。機器、自動化使商品價值降低,加上壟斷性的商品生產和壟斷性的市場,也使平均利潤率產生非平均的現象,這些都使價值實現為利潤有更複雜的變化。不管如何,其中的差額便反應在資本利潤率的減少。壟斷性的競爭使商品價值的實現超出了商品應有的剩餘價值量,這種額外利潤的來源,還是在新的壟斷價格的尺度下流動,但並不超出總的剩餘價值量的範圍。壟斷並不能增加剩餘價值,只能在原來的範圍內作比較大幅度的重新分配,雖然壟斷性的企業在比較有利的競爭條件下,從市場獲取了比較多的剩餘價值。這就是額外利潤來源的第二種情況。

資本的國際化和壟斷化使高度勞動生產率的國家對比較低勞動生產率的國家提供了世界範圍的剩餘價值的重新分配。國際分工和平均利潤的新條件,使每個成員國家在國際價值的尺度上分出高低。高勞動生產率的國家所生產的商品所含的價值低於低勞動生產率國家的商品的價值。一般平均利潤率的運動使每個成員國家在國際價值的尺度上分出高低。高勞動生產率的國家所生產的商品所含的價值低於低勞動生產率國家的商品的價值。一般平均利潤率的運動使低勞動生產率的國家的商品的價值向高勞動生產率的國家流動。這不僅表現在市場上不平等的交換,而且也表現了不是人的主觀願望可以轉移的客觀的國際價值規律。價值流動的形式,在現在的國際分工下,是多樣的、複雜的。通過金融資本的輸出、美元的獨裁、國際貨幣的調整和不平等的交換條件,使國際壟斷資本在它的勢力範圍內有可能進行剩餘價值流動的轉換和規劃。這就是額外利潤通過壟斷的形式在全世界範圍內實現的新情況,也是資本主義商品生產、交換和分配產生的新的面貌,此是額外利潤來源的第三種情況。

 

國際壟斷資本掠取高額外利潤

剩餘價值的可能實現和不實現,常常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對軍事工業的大量投資主要來源於稅金,這不僅是國內剩餘價值的分瓜,而且特別是對工資(勞動力的價值)的分瓜。只有在軍火的買賣部份,才產生價值的流動,才兌現為利潤和額外利潤。做為國防武器的消費部份,所含的剩餘價值並不能在流通過程塈髡邪磪輔祪n的循環。這種負的額外利潤常常也是造成經濟危機的主要根源之一。非生產性的(包括服務業)企業並不生產商品價值,它所獲得的利潤只能從生產部門和其他國家的剩餘價值來抵償。科學和自動化發達的國家,由於技術的提高和對專門技術的控制,使這些國家商品生產的價值在國際價值尺度上,可以產生相當程度低於價值平均量的商品。因此,也使它們所生產的商品不僅在使用價值上,而且在交換價值上以絕對有利的條件進行競爭而獲得非常高的額外利潤。即使經過平等交換的形式,這種優越的條件也是不改變的。

現在有些中國的經濟理論家宣傳一種令人驚訝的奇談怪論:據說在國際貿易中,只要維持等價交換的規律或平等貿易,在國際價值的尺度中,低勞動生產率的國家的剩餘價值並不會有流向高勞動生產率的國家的現象,這是由於額外利潤的來源只能從本國的工人所創造的剩餘價值來補償,換句話說,肥水不落外人田。創造這種"理論"的用意是為了要使人相信,中國進入國際分工之後,不可能有受資本主義比較發展的國家剝削,為中國發展資本主義以及進入國際壟斷資本的勢力範圍內即便有驚也是無險的論調找理論根據。果然如此嗎?這些人看到台灣、南韓、新加坡、香港這四隻"小老虎"今日資本主義發展的局面,為中國不能早日變成新殖民主義經濟形態為一大憾事,急切之下便胡言亂語起來。這種說法當然合乎鄧派目前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政策,而且更能取悅國際壟斷資本。這種表態、這種挖空心思的諛詞當然難免引經據典一番,通過斷章取義和歪曲馬克思的著作和勞動價值理論,便以為剩餘價值的轉移到實現為額外利潤的現象只能存在於本國的範圍,而不能"出國深造"。

資本是沒有姓氏也沒有國籍;資本家既不姓張也不姓李,更不是只有美國人。金融資本的輸出正是當前國際壟斷資本有利於攝取經濟附庸地區剩餘價值的發展形態。通過國際平均利潤率的降低;通過附庸地區的加工出口經濟形態;通過對附庸地區本有的生產關係改變為利於發展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國際壟斷資本以最有利於獲得高額外利潤的方式進行貪婪的掠取世界各地工人所創造的剩餘價值。這種規律並不會因為中國要發展資本的國際化而失去資本的增殖是由剩餘價值而來的性質。當中國的商品在世界市場上以低價拋售採取的"等價交換"的過程,也就是中國的工人和農人辛辛苦苦所生產的剩餘價值被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情剝削的時候。這就是四隻"小老虎"的工農為發展資本主義所付出的代價。難道中國就可不必付這種"學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