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6.06.08

質疑奚兆永先生的一切勞動都有二重性之說
台灣《資本論》研究會 王智深

    在何青先生與奚兆永先生有關《資本論》勞動價值理論之爭論的精彩系列文章中[1],有一個關鍵的爭論,何青先生的論點:只有生產商品的勞動才有二重性,而奚兆永先生的論點:一切勞動都有二重性。

    在奚兆永先生的<答《勞動價值理論黑白講系列之一:回中央編譯局的“與何青先生討論”》>文章中(以下簡稱奚文),有一段落的標題為:「六、質疑“只有生產商品的勞動才有二重性”說」

 奚文:

 「馬克思說,“就使用價值說,有意義的只是商品中包含的勞動的質,就價值量說,有意義的只是商品中包含的勞動的量,不過這種勞動已經化為沒有進一步質的人類勞動。在前一種情況下,是怎樣勞動、什麼勞動的問題,在後一種情況下,是勞動多少,勞動時間多長的問題。”雖然馬克思在這堿O分析商品中的勞動的二重性,但是我們能夠說在不存在商品的社會奡N沒有質和勞動的量這樣的問題?就不存在“怎樣勞動,什麼勞動的問題”和 “勞動多少,勞動時間多長的問題”嗎?顯然不能這樣說。」

    奚文是將勞動二重性的問題與勞動的質和量的問題給混同了,認為社會存在著勞動的質和量的問題,這個社會也就存在著勞動二重性。

     在奚文引用了《資本論》的文本,馬克思分析商品中的勞動的二重性,使用價值與勞動的質相聯繫,價值量與勞動的量相聯繫,接著奚文反問「我們能夠說在不存在商品的社會奡N沒有質和勞動的量這樣的問題?就不存在“怎樣勞動,什麼勞動的問題”和勞動多少,勞動時間多長的問題”嗎?」答案顯然是奚文所說的:「顯然不能這樣說」。

    一切客觀存在的事物包含有質與量,客觀存在的一切勞動,包括勞動產品表現為商品的勞動,以及勞動產品不表現為商品的勞動,都“顯然”包含有質與量的問題,如果奚文說法成立的話,也就是勞動有質與量的問題,那麼勞動就具有二重性,那麼結論必然是一切勞動都有二重性,這也就是奚兆永先生的主張,因此,他質疑何青先生的主張:“只有生產商品的勞動才有二重性”。

    但是,勞動的質和量,與勞動二重性,即勞動一方面既是具體勞動,另一方面又是抽象勞動,不是同一件事。具體勞動有它的質與量,例如:紡紗、打鐵等不同質的不同具體勞動,具體紡紗勞動的量是紡紗1小時、2小時,但是在商品生產為基礎的社會,有意義的只是具體勞動的質,那麼依照奚文的說法,具體勞動有質與量的問題,具體勞動就有二重性?!同樣的,在商品生產為基礎的社會,抽象勞動有它的質與量,它的質是人類勞動力的耗費,有意義的只是抽象勞動的量,它的量是社會必要勞動時間,那麼依照奚文的說法,抽象勞動有質與量的問題,抽象勞動就有二重性?!

     所以,不僅是一切勞動具有二重性,而且一切勞動的二重性還具有二重性!我們還可繼續辯證發展下去,奚文:「辯證法是一個普遍規律,不能說它只適用於某些事物,而不適用於另一些事物。」我們不僅可以將辯證法用到一切勞動身上,還可以運用在一切勞動的二重性上,更可以發展到勞動的二重性的二重性...,偉哉辯證法!

   這就是何青先生一針見血的批判:“這樣的「或此或彼」看來看去的文字聯結詞,同一種勞動就會有兩個不同方面、兩重不同性質。除非「勞動」被當作是概念。把概念「一分為二」就是黑格爾主義的概念辯證法,不是馬克思的現代辯證法。”[2]

    勞動分化為二重性,是因為勞動產品分化為二重性,即勞動產品表現為商品的形式。在勞動產品不表現為商品的社會,勞動不分化為二重性,例如歐洲昏暗中世紀的人身依附社會,“正因爲人身依附關係構成該社會的基礎,勞動和産品也就用不著採取與它們的實際存在不同的虛幻形式。它們作爲勞役和實物貢賦而進入社會機構之中。在這堙A勞動的自然形式,勞動的特殊性是勞動的直接社會形式,而不是象在商品生産基礎上那樣,勞動的共性是勞動的直接社會形式。” [3] 在不以商品生産為基礎的社會,勞動的直接社會形式就是勞動的自然形式,即具體勞動就是直接的社會勞動,用不著採取虛幻的勞動共性,即用不著採取抽象勞動,也就是,在不以商品生産為基礎的社會,勞動產品不表現為商品,勞動只有特殊性、自然形式,只有具體勞動,勞動沒有共性,沒有抽象勞動,勞動不分化為二重性。

    而且商品形式與勞動的共性──抽象勞動是與“實際存在不同的虛幻形式”。勞動產品一旦採取商品的形式,就烙上了顛倒、虛幻的拜物教性質,相應的,勞動分化為二重性,在勞動共性方面,抽象勞動是虛幻的形式,是不同於客觀存在的勞動的特殊性、自然形式。可見,虛幻的形式是不同於客觀存在的自然形式,勞動和産品的自然形式是存在於一切社會,勞動和産品的虛幻形式則是存在於一定的社會,即以商品生産為基礎的社會。

   因此,一切勞動都有勞動的自然形式,這是對的,但是,奚兆永先生的一切勞動都有二重性之說,這是不對的,無疑何青先生的“只有生產商品的勞動才有二重性”說,才是正確的。

    為什麼教授《資本論》學生博士學位的奚兆永先生,要黑白講《資本論》的勞動價值理論呢?他是要將勞動二重性與剩餘價值給脫勾,勞動有二重性也不會有剝削,以便可以替中共當權派發展商品生産為基礎的市場經濟,即發展勞動二重性的道路來辯護。

 

註釋:


[1]見台灣「新世代青年團」網頁(http://youth.ngo.org.tw/)何青:「小題要大作」「勞動價值理論黑白講」的系列。「中國政治經濟學教育研究」網頁( http://www.cpeer.org/ )奚兆永:<談《資本論》中譯本對「勞動二重性」有關語句的翻譯>、<答《勞動價值理論黑白講系列之一:回中央編譯局的“與何青先生討論”》>

[3]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北京: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譯,1975),頁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