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前一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8.06.24

 

物價、工資與學費

文/  徐文路(長庚技術學院講師)


   新政府上任以來,在面對工資、物價等民生經濟議題,目前看來,似乎是以崇信市場經濟法則,讓看不見的手自行調節,因而並無多少具體政策措施。這樣的思考,不禁讓­人感嘆:新舊政府在民生經濟問題上,基本上是一致的。以今年五六月間大學學費調漲問題來看,更加明顯。如此一來,人民生活將更加困頓,工薪階級的社經地位將更加­滑落。
 


   讓我們先看幾個數據。


 
    2001-2006年間,物價已上漲了5.95%2006-20085月,又上漲了3.74%。國際上許多關鍵性物資始終居高不下,加上國內有些商人屯積居­奇,可以預見,短期之內未來物價只會上漲不會下降。如果學費又要調漲2.88%,那麼光是學費這部分,按照行政院物價權數的比例來算,就會讓全年物價指數多上漲­0.5%


 
     問題還不只如此。長期的通貨膨脹,並不是全民受害,而是有許多企業沒有損失,甚至因而受惠。哈佛大學經濟學者John CampbellTuomo Vuolteenaho1927年至2002 75年間的股市與通貨膨脹及利率的關係作了仔細的比對,發現企業獲利與通貨膨脹往往是同方向增減。也就是說,在不造成經濟嚴重危機的情況下,通貨膨脹越大,則一­般企業的獲利率也就越多。其實這個原因並不神秘,因為當通貨膨脹偏高且持續上升時,企業便能提高產品價格,擴大獲利。相反情況下,當通貨膨脹偏低,企業提高產品­價格能力,便相對偏低。

 
 
    那麼,人民的收入、工薪階級的工資,又是如何?台灣每月平均工資,在2001-2006年間,薪資成長幅度每年平均不到2%2006-20083月,薪資是­負成長,從42503降到38743元,縮水了8.8%。日前勞委會對於民間和工運團體要求調高基本工資以因應高物價,至今卻未見任何行動,眼看勞工大眾生活日­艱,官方卻無動於衷!如今,教育部還要以新的計算公式,讓各大學的學費調高2.88%,而不是相反,為了因應物價高漲,調降學費,以免更多學生因打工造成學習情­況下滑。
 
    表面上,反高學費等民間團體每年要求不要調漲學費,但問題始終直指國家、政府和各級學校的經營者的基本態度:教育部和各校校長,在你們的自我認知和期許堙A到底­是把自己往武訓、蔡元培等教育家的方向看齊,還是企業CEO?是把教育品質、教學研究積效和學生學習情況放在第一位,還是把校務基金的盈虧、私校董事們的荷包和­投資報酬率當成你們的首要業務?


 
    我們當然了解國家對教育的補助一路下滑的情形。目前看得到的資料顯示,2001-2006年間,政府的教育經費占GNP比例,已從5.98%滑落到5.61%­佔政府的總預算比例早就跌破了10%1997年修憲之後,從此台灣教育經費就從規定的15%下限一路下滑)。這兩年的趨勢也大致相同。歷來政府都大言不慚地說­,國家財政吃緊,沒有辦法。於是各校校長也跟著跟學生和家長說,學校經費不足,沒有辦法。但學生和家長在繳學費時,大呼「收入不足,學費繳不出來,沒有辦法」時­,教育部和校方又有誰真的願意面對?


 
    總算,在這個歹年冬,台機電董事長張忠謀又開了第一槍。繼三年前支持政府實施最低稅負制之後,又再一次抛出富人增稅、窮人減稅、向利潤課稅的議題。雖然張忠謀純­粹是從非經濟面的考慮來說的(為了社會穩定,不能坐視貧富差距擴大),但是從「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的角度來看,我們也是贊成的。政府的總稅收增加­,各種應該支付的經費才能增加,這個道理很簡單,但問題就出在稅收的來源到底是工資還是利潤。因此,向利潤開刀,多徵一些企業紅利稅,或提高証交稅等,都是有同­樣的功能。當然,我們不是只一味希望扣多補少──那麼這便是慈善救濟──而是由於利潤和工資之間的經濟關連性所致──那麼這便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關於學費是資本主義勞動力再生產費用的理論說明,我們多年以來早已一說再說。(詳見「反高Q&A」,http://blog.roodo.com/highfight/archives/cat_246008.html如果新政府因為多年未執政,因而不清楚我們的論點,請放心,今年72日,我們還會到行政院、教育部向你們「說明」。到時你們如果藉故不出,或視而不見,那就等­著人民的怒火全面燃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