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轉載自《政大社科院政策論壇》第一百四十一期 2005.03.18發行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5.04.03

論台灣教師的階級處境

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生/長庚技術學院講師 徐文路

 

 今年一月間,當面臨教師組工會的聲浪高漲之時,教育部長杜正勝公然表示,教師不能選擇性的把好的部分統統攬過去,壞的部分則又全然排除,要爭取組工會的權益,就必須放棄現有的權益,整個教師的退撫福利,在教師組織工會後,不一定能繼續維持。這種說法對照現象面中教師的薪資和各種福利時,似乎合情合理,但是若仔細想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早年在黨國體制的時代中,教師作為國家僱員之一,始終讓人們感覺是公務員的味道,而甚至教師們,尤其是國中小的教師,自已也覺得是如此。在那樣的年代堙A教師不但擔任著教學的任務,還成為黨國意識型態的傳播者。然而隨著政治民主化之後,教師在面對重大社會變遷的同時,也日漸察覺自己的角色,慢慢與韓愈所說的「傳道、授業、解惑」有了落差:國家在教育這個方面越來越與私人資本相同,使用「貨幣核算」的概念,不但在國家預算上有計劃的縮減國家補貼,也逐漸推動「開源節流」、企管方式、組織精簡、人事精簡、要教師同時兼任多項業務……等等。在台灣的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教育的目的越來越清楚,主要是為了培養優質的勞動力,而勞動力成為商品,正是資本主義社會關係的最重要內容,也就是構成了僱佣勞動的現實基礎。因此與其說是國民義務教育,還不如說是為適應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發展而必須建立普遍的、全民的教育,主要是為了培養未來可以有基本的數理化知識和閱讀能力的現代工人。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待教育或教師所扮演的角色,或許我們將會了解到,現代的教師越來越像工廠堛漱u人,製造出一個又一個可供販賣的勞動力商品。這些情況在私立學校更是明顯,而公立學校也正一步一步改變中。相對的,教師的任用資格放寬,不再是像以前的鐵飯碗,許多拿到教師証的大學畢業生,總是在各縣市的教師甄試期間疲於奔命。加上長期以來法令和制度一直都把教師綁在類似公務員的角色上,許多教師身處的勞動環境和權益的相關事項,在這樣的身分認定之下無法獲得有效的解決。

 這些相關勞僱間權益事項的問題,實有必要透過教師工會的方式進行協商和討論,以謀求解決之道。目前的教評會和教師會在制度設計中,雖然也有若干工會的功能,但是在勞僱關係的法定權利當中最重要的團結、協商和爭議權等,皆不明確,因而在面對重大權利問題和決策的過程中,教師往往是政策的被動接受者,事先並未被告知,而只有又回到公務員的角色上:上面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辦。除非目前的教評會或教師會的權利取得突破,否則教育部實在沒有理由阻止教師籌組工會。

 權利從來就是爭取來的,從來就不是說什麼樣的職業或團體,就有固定的權利和義務。要說「把好的部分統統攬過去,壞的部分則又全然排除」,首先先檢討勞僱雙方中的僱主吧!以目前台灣的情況來看,不論是一般工會或教師,跟這些僱主團體及其代理人相比,是怎麼要求都不為過的──教師們沒有任何的減稅條例和優惠措施可以繳交如台積電和聯電「負三十億」的稅收──只要教師們一方面堅守自己的崗位,另一方面理直氣壯的要求捍衛自己的權益,光是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對自己的學生最好的民主教育!

 另外,一旦當教師職能越來越成為勞動力再生產的一環時,一旦教師的權益事項越來越與一般工人雷同時,一旦國家意欲擺脫對教師各種權益的保障時,組工會就是教師們必然而正當的走向。杜部長不能得了便宜還賣乖,一方面逐步去除國家對教師的保障,任市場機制主導校務經營和教師任免,另一方面卻不准教師組工會,杜部長的這番說法這才是真正的「把好的部分統統攬過去,壞的部分則又全然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