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2004.05.18

高爾夫球與高學費
鹿呦(新世代青年團)

 在政治光譜上,把台聯黨定位成「極右翼資產階級國家主義政黨」,我想一點也不為過。這種光靠操弄省籍情節、打壓軍公教人員、虛誇國家認同、甘為財團代言…就能生存的政黨,實在是台灣民主進程中的一大諷刺。幾日前,台聯黨立委高聲為富人集團以及愛打高爾夫的精神領袖李登輝先生爭取高爾夫娛樂稅的減免,義正辭嚴的樣子,一付認為資產階級老爺打球就是振興國家體育,令人貽笑大方。程振隆立委昨日於貴報民意論壇的文章「高學費是必要之惡」,又把台聯黨的右派資產階級形象,往前推進。身為私校董事長的程立委,除了透過立委的身分幫自己的奢侈消費(富人的休閒)減稅外,還不忘為他的教育事業爭取利潤。對於程立委捍衛「高學費」的說詞,筆者認為必須作出強烈的反駁與指正,以避免程立委這種站教育資本家立場的謬誤觀點混淆了視聽。

 

教育預算不思增加,只想要把學生當肥羊!

 程立委應該很清楚,近年來台灣的教育預算比例逐年調降。自一九九七年修憲以來,政府不再守住教育預算15%的下限,而到二000年為止,教育預算佔總預算比例一直在10-13%之間徘徊。然而自二000年至二00三年,教育預算已經下滑到不到總預算的10,也就是說,這七年來,台灣的教育預算,是有意識、有計劃逐步調降的。然而上自教育部,下至各校主管都很清楚,教育預算儘管縮水,教育經費的開銷還是得要與日俱增,因此這些年來高唱「各校財政自主」,要求各校自籌財源。其它增加收入的方式成效如何,各校各有成敗,然而調漲學費卻是各校共同的腳步!身為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成員,同時又是私校的董事長,不思如何維持教育的足額預算,不思如何替學生家長減輕負擔,卻一味以「學費市場化、自由化是世界趨勢」為由,默許政府逐年調降教育預算、輕忽教育是百年大計,甚至公開為自己的私校「創收」鬆綁而奔走,把學生當肥羊,難道這就是我們教育委員會的立法委員嗎?

 

學術水準的維持更要國家力量有計劃的扶助,問題是錢從哪堥荂H

 國家要提升全國的教育素質,理應有更多的教育經費支助。問題是「錢從哪堥荂v?加強對經濟有困難的家庭實行教育補貼,與現行軍公教子女的教育享有教育補助費,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換句話說,補助前者的教育費用,不必然就要取消後者現有的補助措施,兩者並無相關性。這種挖東牆補西牆的荒誕作法,歸根在於誤將教育經費視為是一個固定不變的量,而這點正是我們何以主張「向企業課征紅利專款專用於教育」,擴大整體教育經費的大餅,如此則無須取消對特定對象的既有補助。

 

教育不是商品!學生不是肥羊!

 教育不是商品,學校不是營利單位,學生更不是消費者,請教育部及立委諸公正視教育作為勞動再生產的一部分,共同要求企業擔負起「使用高素質勞動力應該付費」的責任,由國家制訂相關法律,為台灣社會合理、正常發展跨出重要的一步!而台聯黨歷次提出取消軍公教子女教育補助的主張,背後因素無非是為了操弄族群矛盾來騙取選票,刻意將學費所突顯的階級問題與社會矛盾,歪曲成軍公教人員與非軍公教人員的矛盾。另外,台聯黨向來主張降低台灣勞動條件以及環保標準來留住企業、防止產業外移中國,因此從來不敢拔財團企業的鬍鬚。但別忘了,他們也曾主張企業外移中國(外移其他國家則不管)必須課徵「國家安全捐」專款專用於國防及其相關事務之上,這就是一種具有針對性的主張,只是他們針對的是中國,絕不是財團企業。

 我們呼籲台聯黨不要再打馬虎眼,不要再轉移焦點,更不要打軍公教子女們的主意,有種就向財團課徵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